关灯
护眼
字体:

第3章

首页书架加入书签返回目录

请安装我们的客户端

更多好书 离线下载 无广告阅读

下载APP
终身免费阅读
    第九十二章

    林轻在路边抢了两把西瓜刀,一路追到了看守所门口。

    这是林轻脑中的活动。

    事实是,她正穿着十分不惯的一字裙,坐姿端正地等在凯莱大厦总裁室外。

    衣着讲究的工作人员路过时目不斜视,过了一会儿,一名穿着高腰裙的秘书走过来:“林小姐?谢总请您过去。”

    林轻进去的时候,谢明邗正坐在办公桌后面咳。

    见到她进来,他对办公桌前的椅子做了个“请”的手势。

    林轻并没坐,开门见山地问:“我爸爸呢?”

    话音未落,从屏风后面转出一人来。

    谢明邗起身让座,林缘却很随意地拉过墙边一张椅子坐下了。

    一时间谢明邗站也不是坐也不是,却听林缘说:“明邗,你是主人,我是客。凯莱我既然给你了,就是你的,你不要放不开。”

    说罢,他转向林轻:“有什么要问爸爸的?”

    林轻在外面平复了好一会儿心情,这会尽量不去往坏处想:“爸爸,我二十四岁了。”

    她直了脖子:“你那天和我说的故事,我不信。”

    林缘十指交握,桌后的谢明邗刚站起来,却听林缘说:“明邗,自家人没什么好回避的。”

    说罢,他转过目光,再一次看向林轻,最后妥协:“爸爸老咯,女儿大咯,骗不了咯。”

    “我年轻时确实痴恋过你母亲几年。别笑你老爹,当年追小静的人拉出来,一米一个,能绕电视台半圈儿。”

    “和我不同,你母亲出身大门大户,从小极有主见,确实不是个因为一句话就抛夫弃女的。”

    林轻看一眼谢明邗,却见他垂目不语,看来是早知道这些。

    林缘停了停,丢下一枚炸弹:“李洐和罗薇薇酒醉开房,全是金静一手安排。”

    林轻抬头:“什么?”

    林缘晓得她会如此,继续解释:“你母亲虽然对我没有感情,对你却还有愧疚。她上一次恳求我骗你,确实是不想你知道这些。”

    林轻还是年轻,这种事情想不明白:“给李洐安排外遇?她图什么?让王茗提出离婚?王茗离婚对她有什么好处?”

    林缘也不点破,继续说:“你上一次问爸爸,王凯行为什么不对付李洐,有一点我们没有和你说。事发以后,李洐对外宣布罗薇薇因脑死亡去世。这么一来两个孩子都没了母亲,王凯行不忍心让他们又同时没了父亲。”

    林轻又是一愣:“可是你们都知道罗阿姨活着……”

    “自然是有人把这事透露给王凯行的。”林缘慢悠悠地,“是罗薇薇的儿子自己说。”

    “哥哥?”林轻感觉脑子里有什么逐渐成型,可她却拒绝那渐渐浮出水面的怪物,“他难道是……”

    林缘点头:“以王凯行的身份,他不会找罗薇薇麻烦,只会觉得被李洐耍了。”

    林轻想起那天在茶几上看到的资料,忽然心里发凉:“哥哥他故意把证据泄给王凯行?他要抱李洐同归于尽?”

    “如果我猜的不错……”林缘敲了四下扶手,“不止李洐。”

    林轻只觉得眼前一黑,站起来有些恍惚:“爸,你等我,我喝口水……”

    她像颗迷路的卫星似的,在房间里绕了几圈,最后还是谢明邗给她接了杯水。

    林轻握着水杯,水面随着她的身体一起波动:“爸,明邗哥,你们有办法对不对?”

    她声音也跟着发颤:“他没害过你们,甚至还帮过你们,你们不会见死不救的是不是?”

    她走过去,在林缘面前蹲下身去,拉住他的手:“爸,他才过32岁生日,他后面还有那么多年,他那种人,在里面三个月都呆不住,呆一辈子……他会疯的……”

    林缘反握住她的手,伸出另一只手摸了摸她头顶:“爸爸当年没本事,被人打成个诈骗犯,只能扔下你自己跑了;爸爸现在还是没本事,只能给你争取这几天。”他从桌上拿过文件,随便翻了一页,“别说我们都是没权势的生意人,就算你爸坐上国家领导的位子,也救不了他。”

    “光这几条里随便抓一条,都够枪毙个几次了。”

    就在这时,谢明邗桌上的电话响了。他用眼神请示了林缘,接起来道:“我是谢明邗。”

    对面不知道说了什么,林轻只觉得谢明邗的脸色越发不对,听到最后,他直接捂着胸口弯了腰。

    放下电话,谢明邗缓了一会儿,脸色惨白地说:“他对二十五条指控……供认不讳,同时供出李洐、王意、李洛凯、宋彦宏等十六人。”

    几乎是同时,林缘腿上一湿,是一杯水翻在他膝头。

    -----------------------------------------------------------------------------

    林轻觉得自己可能是从谢明邗办公室的窗子跳下来的,因为她不记得她到底是怎么到了大街上。

    街上人来人往,她满脑子只剩下林缘的最后一句话:“你要满足一个男人最后的英雄主义,那就是为自己做过的事负责。”

    满足他?怎么满足他?挥着小手绢含笑看他抱着一群人同归于尽?

    不可能!

    可是她又能做什么?

    林轻从没这么厌恶过自己的不学无术。

    天大地大,大到她无处可去,最后只能溜达着回了自己的一亩三分地。

    从电梯里出来,刚掏出钥匙,却见一人站在自家门口。

    她神思恍惚,绕过那人去开门。

    开了门也未说话,随手一关,连鞋都没脱,坐在马桶盖上愣神。

    有人尾随她进来,皮鞋踩在浴室的地砖上,他慢慢在马桶边上蹲下-身,一言不发,和她一起发呆。

    半天,林轻问:“王小黑,我问你,劫警车、劫法场和劫狱哪个更靠谱点?”

    他略一沉思:“因人而异。”

    林轻:“我去干呢?”

    他很认真:“没有帮手,成功率都不超过1%。”

    林轻问:“有帮手呢?我多叫几个人呢?”

    他又沉思:“假设你有五名与你相同的帮手……成功率仍不超过1%。”

    林轻沉默了,半晌喃喃:“总不是零……”

    他仍很认真:“没有什么事的概率是零。”

    林轻不说话了,默默从口袋里摸出一枚硬币,夹在指间机械地翻着,并没注意到他表情的变化。

    她强迫自己想些别的:“我刚出来那天碰见你,不是偶然吧?”

    他的目光仍落在她翻飞的手指上,回答:“嗯。”

    “那些事,你从头到尾都知道吧?”

    “嗯。“

    “证据,你早就看过了吧?”

    “嗯。”

    “我妈害死你妈……嘁,真像电视剧……你就不想报复?王公子,你把我也弄进去吧?随便什么罪名我都认,杀人放火强-奸。”

    他沉默良久,摇头:“我只能帮你再见他一面。”

    ----------------------------------------------------------------------------------

    王信宏是说到做到的人,那一面在两个星期后,是个雷雨天。

    就在那天上午,判决下来。李洐、李洛基、李秘书死刑,王意死缓,李洛凯、宋彦宏无期。

    每个人身上罪状都太多,一时无法罗列。

    媒体一片哗然,幸灾乐祸者占了大半,对宏基帝国的轰然倒塌进行没日没夜水都不带喝的评论。

    曾经多次占据娱乐版头条的李洛基,这一次占了新闻、经济、娱乐三块地儿,那三个字的出现率上升到一个前所未有的高度。
>
本章未完,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
上一章目录下一页

请安装我们的客户端

更多好书 离线下载 无广告阅读

下载APP
终身免费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