关灯
护眼
字体:

第087章 .

首页书架加入书签返回目录

请安装我们的客户端

更多好书 离线下载 无广告阅读

下载APP
终身免费阅读
    走近前时陆承曜突然伸手拽住了唐与手臂,力道又重又狠,一把将他从秦依那边拽了开来,唐与还没反应过来怎么回事,一枚拳头便照脸揍了下来,他本能地侧开了头。

    秦依只觉眼前阴影一散,茫然抬头,看到陆承曜时整个人一怔。

    陆承曜没看她,拎起唐与的衣领,眼看着拳头又要揍下去,秦依回过神来,想着唐与是喝醉的,担心陆承曜这一拳头下去会出事,急急抓住了他的胳膊。

    陆承曜回头看她,双眸赤红:“你在护着他?”

    嗓音嘶哑,像用了极大的力气在压制着情绪。....

    “他喝醉了!”秦依急声解释,嘴唇在刚才和唐与的磕碰中破了皮,渗了点血丝。

    陆承曜视线在触及她嘴唇那点殷红时,黑眸骤寒,视线从她的嘴唇缓缓移往她的眼睛,再移往她死死抱住自己胳膊的手,表情一点点地从脸上散去,他抽动了手臂,想从她手中收回,没想到手臂刚动了下,秦依误以为他又要对唐与对手,又抱紧了些,嘴里劝道:“别!”

    唐与正半倚在车旁,人被揍得歪向了那边,嘴角也淤青了,正抬着手轻擦着被揍伤的唇角,秦依劝阻的动作让他生出些希望,踉踉跄跄地站直身,宣战似的看向陆承曜:“陆承曜,你也看到了,我才是秦依最在乎的人,我们相互陪伴着一起走到现在,你凭什么来和我抢……”

    “唐与!”秦依厉声开口,阻止他继续胡说八道。

    林勤沁也是变了脸,急急上前拉住唐与:“你在胡说八道些什么!”

    陆承曜已恢复冷静,抿着唇,面无表情。

    他看了唐与一眼,一声不吭将手臂从秦依手中抽了回来,也没看她,转身便走。

    秦依一怔,茫然看着自己空空的双手。

    唐与打了个酒嗝,从林勤沁手中挣脱开来,踉跄着走向秦依,轻叫了她一声,手也伸向了她,想将她拉入怀中。

    秦双木刚好从酒吧出来,也不知道干嘛去了,手里拎着半瓶酒,边走过来边问道:“都怎么的了?”

    秦依像突然清醒过来般,一扭头避开了唐与伸过来的手,劈手夺过秦双木手中的酒,手腕一翻,冰凉的酒液照着唐与头顶便浇了下去。

    “你好好醒醒酒,我没喜欢你,也不可能喜欢你,我爱谁我自己很清楚,你别逼得我们连朋友也做不成!”

    用尽全力冲他吼完,秦依扔了手中的酒瓶,也不管僵住的唐与,转身奋力朝陆承曜跑过去。

    陆承曜已经上了车,秦依冲到车旁时他刚好启动车子,眼睛直直盯着前方,也没看旁边,没留意到跑过来的秦依,车子驶了出去。

    “陆承曜!”秦依冲他喊,看车子驶离,下意识跟着追了出去,满脑子只想着要向他解释清楚,不觉追到了马路上,眼看距离越来越远,人也跟疯了般,边跑边叫他名字,喊着喊着人就哭了出来,也不知道为什么要哭,就心里特别难受,总觉得陆承曜这一走,就是真的走了。

    他不要她了!

    这种认知压得她喘不过气来,泪眼迷蒙里,看着车子渐渐转过了拐角,再也看不见,秦依脚步不觉缓了下来。

    陆承曜在转弯时视线往后视镜上扫了眼,秦依疯狂追在他车后跑的身影撞入眸中,惊得他猛地踩下急刹车。

    他将车倒开回来时,秦依还站在原地,蹲在地上,像被抛弃的孩子,哭得难以自抑。

    陆承曜突然就想到了二十多年前,他跟着家中保姆从老城区那边经过,三岁多的朵朵裹在破烂的旧棉袄里,顶着张被寒风吹得通红皲裂的脸蛋,垫着脚尖,一只手抓着垃圾桶一端,另一只手吃力地往垃圾桶的废旧瓶子伸去,将瓶子捡起时,她看到了他... -->>
本章未完,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
上一章目录下一页

请安装我们的客户端

更多好书 离线下载 无广告阅读

下载APP
终身免费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