关灯
护眼
字体:

第138章 翩翩广袖作雪飞

首页书架加入书签返回目录
    男子挑挑眉,神情不言而喻。他越是平静,沈天玑倒越是气愤,“后妃不贞,皇上方才难道不该当场降罪么?”

    “我也想当场降罪。”他视线往两人身上兜一圈。

    沈天玑是被气傻了,方才两个人衣衫不整的,如何能现身?现在沈天玑穿了男子的衣袍,也不宜贸然见外人。

    她推推他,“咱们现在就下去。”

    原想在此多待一会儿,那两个人在闯入紫薇园时,就难逃一死,加之身份明确,实在不用亲自去追。可沈天玑此时怒火重重,这趟游玩只能结束了。

    那明侍卫和景选侍一出了紫薇园就分了手。景选侍神情有些恹恹,步子闲闲走向幻蝶阁。路边红花绿柳姹紫嫣红,她瞧着,心头晃过方才的颠鸾倒凤,却无端凄凄。

    明敬昌满足了她对男女之爱的幻想,虽然知道她一辈子四角天空又毫无恩宠的日子永远也改变不了,他要娶她的话不过是哄她开心而已,她也情愿受骗。两个人最开始好上时,是她因张选侍的死而重病的时候,带着紧张和渴盼以及随时会为此丧命的惶然。因身份所限,这一年来幽会的次数并不多,但也足够从最开始的万分谨慎到现在的习以为常。

    在发现自己愈发淫/荡放肆了时,她忽然觉得她连自己都不认识了。

    还未到幻蝶阁,她就被拿下,一路被押到凤霄宫。

    那个集万千宠爱在一身的女人正端坐在上位,妆容精致,秀丽的眉宇间隐隐含怒。旁边坐了杨贵人林贵人以及方才人。三人神情都有些惶惶,她们隐约知道,因为景选侍这桩事,只怕她们平静的日子也到头了。

    当她看见殿中躺在地上满身是血的明敬昌时,瞳孔骤然睁大。

    “怎么,你以为永远都不会被发现么?”沈天玑道,“景选侍,以你的罪行,赏赐毒酒白绫就是,本宫本不必见你,可我就是想问一问,本宫对你,对你们,这样好,为何你非但不感恩,还要利用本宫行此龌龊之事?”

    景选侍双膝软在那里,虽然绝望,却又隐隐觉得解脱。“皇后娘娘大恩,嫔妾自不敢忘记。但是,皇后娘娘可知道,夜夜冷衾寒凉孤枕难眠的滋味儿?可知道,日日孤单寂寞如行尸走肉的绝望和痛苦?”她顿了顿,笑道:“娘娘当然不知道。”

    视线望旁边几位嫔妃的脸上转过去,杨贵人神情平静,林贵人微低了头,不知在想什么。“各位姐姐也知道,却都因为家族门楣而不敢说出来而已。我不比各位姐姐是名门大族的嫡女小姐,我只是景府旁支一个没甚地位的小姐而已,自小受景府的恩惠不多,对景府并未有什么报答之心,所以我敢。”

    连自称都变成我了,她已是将生死置之度外。只是没有哪个世家女不为家族考虑的,她说这话,多少有些自欺欺人。与她同住幻蝶阁的林贵人抬眼看她,却不敢说什么安慰的话。

    “我们一行人入宫,从未受过半点恩宠,想必各位姐姐到现在为止,都是处子之身吧?”景选侍看见林贵人故作平静,手上的帕子却骤然握紧,不禁笑道:“这样的丑事传出去,不知天下人作何评论。当然我知道,这件事是传不出去的。所以在坐的各位姐姐,注定一辈子受这样的委屈。”

    “死到临头,还敢妄想煽动别人。”沈天玑道,“深宫再如何寂寞,你也不该大胆到私通守卫!你到底有没有把皇上放在眼里?”

    “皇后娘娘说笑了,我倒想把皇上捧在心里,可皇上根本不把我们当他的女人,对我们视若无睹。不然,此刻处罚我们的就不是娘娘您,而是皇上了。”

    沈天玑心中一惊。纳兰徵的确是不关心此事。自始自终,她对这几个女人容忍大方,皆因她把她们当成自己夫君的人,她是正妻,她们行事规矩不曾犯错,她理当厚待一些。可纳兰徵却从未把她们当成自己的女人。

    景选侍无疑一一戳到了大家的痛处,只是在座三人仍然维持面色平静而已。这种时候,一分一毫的动静都可能让自己为景选侍陪葬。

    沈天玑沉默了一会儿,只觉得景选侍竟比自己还看得透彻。过去还想着皇后贤名,现在太子刚立不久,她地位稳固,是最不用考虑贤名的时候。

    “这辈子,我有明哥哥也算不枉此生。不知各位姐姐又是为了什么而活?”景选侍看了眼明敬昌的尸身,嘴角的微笑透着苍白悲哀。

    话落,她忽然垂首往地上重重一磕!

    侍卫冲上去还是来不及阻止,伴着重重的闷响,头部炸开鲜红的血,撒在地上。景氏趴在地上,再也没有动静。

    侍卫上前去一看,已经没了呼吸。

    沈天玑皱了眉,没料到一个闺阁女子竟然这样刚硬。尸首被拖出去之后,沈天玑看了眼另外三个人,淡淡道:“她的下场你们也看见了,景家也会因此受牵连。你们既然入了这个宫,就得遵守宫里的规矩,不管皇上对你们如何,你们都该视皇上为天,天威不可触犯,你们可知道了?”

    三人应了是。沈天玑这才缓了缓语气,“后宫出这样的事,本宫也难辞其咎。本宫原想对你们好些,你们多少能少些怨气。可本宫没想到,这些好会变成你们利用本宫的筹码。日后,本宫可不会像以前那样好说话,你们要有些心理准备。”

    沈天玑顿了顿,开口道:“太后娘娘在栖隐寺孤单,本宫原想去陪伴左右,但本宫不仅要伺候皇上,还要照顾太子,始终不得空。你们,可有谁愿意代替本宫去尽尽孝道的?”

    方才人当先会意,立刻起身到:“嫔妾愿意出行栖隐寺,专心伺候太后!”

    另外两个也不是傻子,也立刻随声应和。

    沈天玑望见林贵人某种闪过的不甘,只觉得越发没意思起来。因为沈林两家的关系,她对林贵人一直厚待有加,可如今看起来,这三个人中就属她心思最大。

    顾苏倒下,当初的四大世家只剩下沈林。林府近年来一直是蒸蒸日上,她不会傻到让林贵人留下来成为自己的隐患。至于另外两个人,去宫外,大约比在宫里还要来得自在。

    “你们都有心了。”沈天玑淡淡道,“待回到宫里,本宫就禀明了皇上,送你们去栖隐寺。”

    这消息传出时,并没有引起多大骚乱,后宫本就是虚置,去陪伴太后好歹还能有个孝顺婆婆的好名声,好过在宫里虚掷年华。只有林夫人特特来求见了沈天玑,希望能把林贵人留在宫里。尽管有林氏在,有沈天瑜和林家女儿的亲事在,沈天玑也丝毫没有留下情面,驳回了她的请求。

    这趟冰泉山庄之行,遇到的糟心事实在不少,处置了景氏之后,沈天玑愈发没有兴致,只闲闲度了几日。八月底,御驾回宫。

    回宫的第一件事,就是去看儿子。太子殿下并未随行,一直由宛盈照顾着留在宫里。

    沈天玑抱了儿子不撒手,笑道,“一月不见,仿佛又长大不少。”宛盈点头称是,又笑着说了好些关于小家伙的事情。

    过了一会儿,碧蔓进殿来回话道:“府里传来消息,二姑娘和何家的亲事已经定下了,五姑娘已经顺利到了灵溪庵,落了发,法号静慎。柳大姑娘的病好齐了,陈家已经订下了喜日,就在明年开春的二... -->>
本章未完,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
上一章目录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