关灯
护眼
字体:

335.南铮VS顾七七(2)

首页书架加入书签返回目录

请安装我们的客户端

更多好书 离线下载 无广告阅读

下载APP
终身免费阅读
    顾七七,你逃不掉的……

    南铮的声音如同一个魔咒,在顾七七的脑海里不断盘旋,她眼前一黑,差点一头栽倒。

    怎么会是这样的结果……

    她爱了他这么久,等了他这么久,如今好不容易想通了,不想再沉沦下去了,而他却告诉她—髹—

    她逃不掉?

    他或许永远都不知道,她从来都无处可逃,在感情的世界里,她就是他的一个囚犯,无期徒刑的,不用任何人看管也逃不出去的囚犯。

    “南铮,你不要让我恨你——”她脸色煞白,双目充血,周身的力量都好像因为他的这句来自地狱的话而消失殆尽。

    南铮已经坐直在驾驶座上,冷漠地看了她一眼,“随便。你最好恨我一辈子,这样我精心排的这出戏,才会变得更有意思。”

    车子发动,缓缓加速,顾七七缩在车子的角落里,抱着双臂的手轻微的颤抖。

    过了好半天,她才惊觉自己被带到了一个陌生的地方,车窗外的车水马龙和都市的喧嚣慢慢远离,逐渐变得荒芜。

    “你要带我去哪里?”她声音颤抖地开口。

    南铮透过后视镜瞥了她一眼,语气清淡,“怎么,怕我把你卖了?”

    顾七七抬起眸子,只看到南铮的半个后脑勺,语气里带着少许的哀求,“南铮,你停车,放我下去,我们这样是不对的。你…你是南家的男丁,肩上责任重大,没必要和我继续纠缠下去……”

    “呲啦——”

    南铮一个紧急刹车,面无表情地说:“到了。”

    顾七七一时没注意,因为惯性的缘故,身子猛地前倾,撞上前排沙发的椅背,痛得眼泪汪汪的,好半天才抬起头来,只见南铮已经下了车,并且为她打开了车门——

    “你是自己下来,还是要我扛你下来?”

    顾七七深刻地明白反抗南铮的后果,纵使不愿,还是无奈地跟着下了车。

    “你到底要把我带去哪里?”顾七七看着眼前完全陌生的环境,心里七上八下的没个底。

    南铮抿着薄唇不说话,只是低着头大步流星地往前走去,他一米八几的高个儿,双腿修长,步子迈得很大,顾七七根本跟不上他的脚步,要一溜小跑才能追上他。

    跑了几步之后,顾七七反应过来,觉得自己特没骨气。

    南铮走在前面,连头都没有回,如此良好的机会,此时不跑,更待何时?

    可惜当她刚刚萌生了逃跑的想法的时候,南铮似乎是心有所感,兀地停下脚步,回过头来,鹰眸紧紧地锁定着她——

    “你该不会是想要逃跑吧?顾家大小姐也不过如此,在自己的地盘上,也惧怕我这么一个外来的小医生吗?”

    不得不说,南铮的这句话,像是一个激将法,彻底将顾七七激了起来。

    她是高傲的顾家大小姐,京都是顾家的地盘,为了爱,她曾经委曲求全过,自己抛下了属于顾家人的尊严。

    可如今,她已经决定放下南铮,所以,也是时候捡起自己华丽高贵的外衣了——

    “南先生不必使用激将法,既然已经被你带来了,我顾七七就不会逃跑,我还等着南先生的座驾送我回去呢。毕竟……这里可不好打车。”

    南铮双眸微微一眯,透露出一丝的精光,随即勾唇笑了起来,“那么,顾大小姐,请吧。”

    两人一前一后地往前走了大约百米左右的距离,顾七七被南铮带进了一家很小的饭店里。

    这家饭店实在是小得可怜,门口的招牌已经被太阳晒得脱了色,看不清是什么字,店里只有一层楼,稀稀拉拉的摆了几张椅子,柜台上有个中年妇女坐在那里打盹儿。

    这一切看起来都太平常了,顾七七想不出南铮带自己来这里的意义何在。

    如果他只是想找个地方吃饭的话,又何必这么大老远的来这么一个巴掌大的地方?

    疑惑刚刚在心里成型,没来得及问出口,南铮就率先推开了门口的玻璃门,同时传来一声电子音:“欢迎光临!”

    正坐在柜台上打盹儿的老板娘听到声响突然醒了过来,睁开惺忪的双眼,见到南铮,眸子一亮,“南铮?是你吗?”

    南铮优雅地走过去,对着老板娘露出一个大大的笑容,“是我,刘姨,近来可好?”

    “哎呀,真的是南铮啊!我昨天晚上做梦还梦到你来了呢,没想到你今天果然就来了。”老板娘热情地招呼着,“快坐下,想吃什么,刘姨去给你做!”

    南铮拉开一张椅子随意地坐下,“不用太过麻烦,随便弄点吃的就行了,我最近很想念你家的骨头汤,给我热一锅吧。”

    “诶,好,好!”刘姨连连点头,这才注意到站在南铮身后被他高大的身影挡得差不多的顾七七,顿时又是喜笑颜开,对着南铮眨眼,“南铮这是带女朋友来看我了啊!”

    南铮笑笑,没有否认,反而伸出手将顾七七往自己面前拽了一下,“刘姨,这是我妻子顾七七,第一次带她来见你,她人比较害羞,你别介意。”

    “唉哟,这都结婚啦,真是太好了!”刘姨高兴得不行,又对着顾七七猛地一顿夸,这才系上围裙进了后厨房。

    顾七七也是此时才发现,刘姨走路有些一瘸一拐的,再仔细一看,发现她竟然是个残疾人,左腿从膝盖处没了,虽然装上了假肢,但行动始终没有正常人那样方便。

    她心里的问号就更多了。

    刘姨进了后厨房,气氛顿时冷却了下来。

    南铮自己起身找到茶壶和杯子,倒了茶水,端在嘴边慢慢地喝着。

    顾七七也将杯子凑到嘴边喝了一口,才发现这并不是什么好茶,而是那种小饭馆里面一煮一大缸的老鹰茶,味道有些苦,还有些酸涩。

    她下意识地皱了皱眉,并不喜欢这味道,嘴上却什么都没说。

    “怎么,顾大小姐锦衣玉食惯了,喝不惯这平凡的味道?”南铮不放过任何一个时机,也要奚落她一番。

    顾七七没有理会他的刻薄,转而问道:“你带我来这里做什么?”

    “吃饭。”他微微启唇,言简意赅。

    “那,这个刘姨又是怎么回事?你的亲戚?长辈?”

    南铮没有回答她这个问题,双眼一动不动地盯着她,语气里有些警告的味道:“你给我记住了,你现在是我的新婚妻子,不要让刘姨发现任何的不对劲,否则……”

    他故意拖长了音,“顾七七,你承担不起这个后果!”

    顾七七就算是再笨也看得有些明白了,这个刘姨虽然不知道是什么身份,但是却是南铮十分在意的人,而南铮带她来此的目的,大概就是扮演恩爱夫妻给这个刘姨看了。

    难怪几乎饶了京都大半圈才找到这里来吃饭。

    南铮,我突然发现,我竟然从来没有我所认为的那般了解你。

    骨头汤是早就炖好的,热一下就可以吃了,刘姨又随便炒了几个小菜,热气腾腾地端出来。

    顾七七早先和林峰吃饭的时候被南铮打断,早就有些饿了,如今闻到饭菜的香味,忍不住食指大动。

    “七七啊,我可以叫你七七吧?来,多吃一点,这可是南铮第一次带女孩子来我这里呢,尝尝看喜不喜欢?”刘姨全程都像个温暖的长辈一般,给两人夹菜,招呼两人用餐。

    顾七七真心地对她露出一个笑容来,“刘姨,您别忙活了,您看我这一碗的菜,都快塌下来了,您也坐下吃点吧。”

    刘姨笑眯眯地坐到两人的对面,对顾七七是越看越喜欢。

    人长得好看,又懂礼貌,虽然一眼就能看出是大户人家里面养出来的娇贵小姐,却没什么架子,对她这个残疾老太婆也十分尊敬,和南铮坐在一起啊,怎叫一个男才女貌!

    看到南铮找到自己人生中的另一半,她真的觉得十分满足了。

    “你们两个赶快抓紧生个小宝宝,到时候我就关了店门,专门给你俩带孩子去,我带孩子可有经验了!”说到这里,刘姨的表情突然变得有些怅然,“我曾经……生养过三个小孩呢……”

    “过去的事就过去了,刘姨不要再想了,现在你不也过得很好吗?”南铮像是预料到了什么一般,及时地打断了刘姨的话。

    刘姨摆摆手,叹了口气,“唉,道理我都懂,南铮你放心吧,我已经看开了,不会再像以前那样了,只是偶尔想起我那几个孩子,想起我曾经幸福美满的家庭,心里还是有些惋惜罢了……”

    顾七七虽然不知道这个刘姨身上有什么故事,但是听着两人的对话,也能窥见一丝端倪来。

    刘姨说她曾经有一个美满的家庭,有过三个小孩,结合她现在残疾的情况,大致能猜出她身上肯定发生了什么事故,然后之前的幸福都没有了,家人或许也全都没了,而南铮是心理医生——

    或许这个刘姨,曾经是南铮的病人?

    顾七七脑子里乱七八糟地想着,在这样的氛围下,她已经完全忘了她是被南铮强迫带过来的。

    后来,在刘姨热情地闲聊中,她还是知道了南铮与刘姨之间的关系。

    刘姨是几年前蜀城大地震的受害者。

    他们一家人,包括父母、丈夫,和三个孩子,都在那次灾难中被永远长埋在了地下,七十二个小时以后,只有她一人得救。

    那时候她的情绪十分不稳定,脾气暴躁,有重度抑郁症的倾向,多次有轻生的念头,后来就分到了南铮的手下。

    那时候的南铮,才刚毕业不久,经验不足,却正是他的生涩,打动了刘姨,经过将近一年的治疗,刘姨总算是恢复了积极向上的生活态度,一个人远走他乡出门打工,为了不触景伤情,她已经很多年没有回过蜀城了。

    后来手上稍微有了点继续,加上国家的扶助基金,她才开了这家小饭馆,虽然比不得大酒店,但每年的盈利足够她一个人生活得很好。

    别看店里现在没什么客人,那是因为已经过了吃饭的时间,刘姨的店子生意可好的,很多人大老远开车过来就是为了尝尝她亲手炖的骨头汤,一到饭店就经常排起长龙,桌子都不够坐。

    不过刘姨也算是一个有性格的人,她每顿只招待十桌,排不上的只能改天再来,用她的话说:“这些客人的盈利已经足够我衣食无忧地生活下去了,我干嘛要把自己弄得那么累?赚再多的钱,死后也不过是是身外之物而已。”

    顾七七几乎是立即就喜欢上了这位经历过苦痛,却最终摆脱痛苦,选择积极勇敢地生活下去的阿姨。

    她也看得出来,刘姨是将对自己三个死去孩子的爱,都转移到了南铮的身上。

    难怪刚刚南铮警告她,不要露出任何破绽,他恐怕是怕刘姨看出他们并没有那么恩爱的时候,会伤心的吧?

    顾七七下意识地转头看了一眼南铮,只见他神情温和,举止优雅,谈笑间皆是优雅公子的风范,魅力无边。

    她的脑海里,突然就闪现了两个词:君子如风,温润如玉。

    自己之前那么深深的迷恋他,也不是没有原因的,对吧?

    只是,这个人再优秀,也终究不是属于自己的。

    顾七七,你醒醒吧。

    甩了甩头,顾七七甩去脑子里乱七八糟的想法,南铮又和刘姨聊了几句以后,眼看时间不早了,这才起身提出告辞。

    刘姨的眼里一闪而过不舍,面上却笑意盈盈,“带着你媳妇回去吧,有时间再过来玩,反正我就住在店里,你随时过来都有人在。”

    南铮点点头,顾七七忙也跟着站起来,礼貌地对刘姨笑笑,“刘姨,那我们就回去了,有时间我会再来看你的。”

    话虽这么说,但是她却知道,这也许是自己唯一一次来这里了。

    刘姨拉过顾七七的手,温和的手掌在她的手背上轻轻拍了几下,“南铮这孩子挺不错的,脾气也好,就是有时候脑袋有点轴,太过于执拗,七七你要多包容一下他。下次再来的时候,最好是带一个小包子过来,我还等着当奶奶呢!”

    顾七七胡乱地应承着,两人看似恩爱地并肩走出刘姨的小饭馆以后,顾七七面上的笑容这才慢慢地垮了下来。

    越是了解到南铮对别人的温情,就越是觉得自己可悲。

    明明是那么优雅亲和的一个人,却是那么浓烈地恨着自己,鲜明的对比让她整个心都揪了起来。

    “顾七七,以后,你不要再来这里了。”这是出了小饭馆以后,南铮对顾七七说的第一句话。

    事实上,刚刚在刘姨那里的时候,南铮也并未给她多少好脸色。

    确切的说,是并没有给她任何一个多余的眼神。

    他一直彬彬有礼又谈吐得当地与刘姨交流着,他的眸子在注视着一个人的时候,总会让人有一种被温暖的阳光包围着的错觉,但他从头到尾并没有看过她哪怕一眼。

    虽然他曾经牵着她的手,对刘姨说过:“这是我的妻子,顾七七。”

    妻子这两个字,对他来说,不过是一个平凡无奇的称呼而已,并没有任何的意义。

    顾七七深吸了一口气,收敛了眼里的光华,定定地对南铮说道:“麻烦南先生送我回去吧。”

    南铮眼神复杂地看了她一眼,最终上了车,性能良好的车子排出两管尾气,然后轰鸣一声,绝尘而去。

    是谁的叹息声,荒芜了整个时光?

    将顾七七送到家门,南铮安静地坐在驾驶室里,看着她拉开车门下车,突然又说了一句:“顾七七,离婚的事情,你想也别想,要是再让我看到你与别的男人见面,就不止今天这点教训了!”

    顾七七下车的动作僵了一下,膝... -->>
本章未完,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
上一章目录下一页

请安装我们的客户端

更多好书 离线下载 无广告阅读

下载APP
终身免费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