关灯
护眼
字体:

336.南铮VS顾七七(3)

首页书架加入书签返回目录

请安装我们的客户端

更多好书 离线下载 无广告阅读

下载APP
终身免费阅读
室下来,但南铮的声音并没有因此变得虚弱,反而因为愤怒的原因,威严十足。

    顾七七的手一抖,差点将粥喂到林峰的鼻子里去。

    “南先生有眼睛吧,我在做什么,难道你看不到?”

    南铮咬牙切齿地瞪着顾七七,头顶几乎要冒出烟来,“顾七七,你别忘了,你是我老婆!现在当着我的面喂别的男人吃饭是想怎样?当我是死的吗?!”

    他好不容易才度过了危险期,醒过来,伤口处因为麻药失效十分疼痛,醒来的第一件事就是想见见顾七七,心想那个小女人恐怕是吓坏了。

    但是,现在他突然发现,他错得离谱。

    顾七七正温柔地喂林峰吃粥,两人开心着呢!

    好像在他们的世界里,根本就没有他南铮这个人一般!

    顾七七叹了一口气,有些无奈和妥协地看了南铮一眼,她知道南铮的伤也不轻,她不想在这个时候和他吵架——

    “林峰眼睛看不见,你能不能别这么幼稚?”

    “我怎么就幼稚了!我腿还受伤了呢!”南铮不服气地脱口而出。

    顾七七一勾唇角,突然就绽放出了一个冷笑,“是,你是受伤了,可你是不是忘了你到底是怎么受伤的?南铮,无理取闹也要有个度,我没想到你一个近三十的大男人了,还幼稚成这样!”

    南铮恶狠狠地瞪着顾七七,真想将她那张脸皮给撕下来,看看里面到底是什么表情,更想将她的心也挖出来,看看到底是什么颜色的!

    她明明是自己的妻子,明明自己也受了伤,却不来照顾自己,反而去照顾将他打伤的人?

    这女人真是太没良心了!

    可惜,身上多处被纱布包裹着的他,此刻只能躺在病床上,什么都做不了。

    他一咬牙,拳头捏紧——

    “医生,我要换病房,我不想和这个男人住一个房间!”

    推着他进门的医生有些为难地开口,“南少爷,最近病房比较紧张,这间已经算是空下来的条件最好的了……”

    “我不管,我不想再看到他们两个人!”南铮因为身体上的疼痛,趁机耍起了小性子。

    “这……”医生有些为难了。

    幸好跟着进来的护士一眼就认出了顾七七,指着她疑惑地“咦”了一声,“这位顾小姐不是南铮先生的妻子吗?你怎么照顾你先生的啊?病人因为病痛难免情绪暴躁一点,做家属的要懂得包容,你会不会照顾人啊?”

    顾七七被那护士说得一阵脸红。

    心想怎么会这么巧,那护士,就是刚刚在外面找她签字的护士,自己不过没办法,随便说了一句是南铮的妻子,没想到却被她记住了。

    果然,南铮听到这话眼前一亮,嚷嚷道:“看,连护士小姐都知道你是我老婆,你还想当着我的面去照顾别的男人吗?”

    顾七七有些为难地看了南铮一眼,林峰像是捕捉到了她的想法一般,笑着对她摆摆手,“我吃饱了,七七,你去照顾南先生吧,护士都说了,受伤的人脾气比较大。”

    “闭嘴!还想再打一架吗?!”南铮现在是一听到林峰的声音就不明原因的忍不住要跳脚。

    “要打你自己打去!”顾七七皱着眉吼了南铮一句,其实内心也记挂着他的伤,不敢太过刺激他,乖乖地放下粥碗,过来帮着医护人员将他弄到旁边的病床上去。

    南铮本来不爽自己竟然被个顾七七给吼了,但是见顾七七过来照顾自己了,心里突然就美了起来,那股怒意,在还没有冒出来的时候,就被整个儿给掐掉了。

    医护人员看南铮这总算是不吵着换病房了,忙互相使着眼色赶紧离开这是非之地,免得引火烧身。

    南家的三少爷,他们可惹不起。

    医护人员走了以后,偌大的病房顿时变得空荡起来。

    顾七七帮南铮盖好被子,想着林峰刚刚只吃了几勺粥,肯定没吃饱,于是削了一个苹果,想拿给林峰,吃这个不用喂的,没想到刚削好,就被南铮给一把夺过去了——

    “这是老婆你特意为我削的苹果吗?我最喜欢吃苹果了!”

    顾七七黑线,她怎么不记得南铮喜欢吃苹果了?

    事实上,之前因为一直暗恋着南铮,她自认为已经将南铮的喜好摸得十分清楚了,她敢肯定,南铮不但不喜欢吃苹果,反而十分讨厌!

    她撇了撇嘴,暗骂南铮幼稚,又洗了一个苹果来削,刚削好,又被南铮给抢了过去——

    “我没吃饱,这一个也是我的。”

    顾七七:“……”

    “吃这么多,拉肚子拉死你!”

    南铮得意地将苹果放在嘴巴,咔嚓一声就咬下一大口,“你不给我吃还想着给谁吃?别忘了,我才是你老公,才是你该照顾的人。”

    顾七七没好气地瞪他一眼,“我削给自己吃不行啊?”

    真是的,这男人怎么突然就变得这么幼稚了?

    说好的高冷男神呢?

    说好的优雅绅士呢?

    全特么是骗人的,南铮骨子里就是个没长大的小朋友。

    真是奇怪,自己以前怎么会看上他呢?

    当然,这个世纪性的问题,顾七七是找不到答案的,人有时候总会在冲动,或是一是迷惑之下做下一些自己都无法理解的事情,而当以后想起来的时候,总会用上“年轻、青涩、不懂事”这个借口。

    殊不知,年轻、青涩和不懂事的年龄所做下的事情,才是最真实最符合本心的。

    南铮三两下啃完手里的苹果,见顾七七没有再削一个的意思,微微启唇,露出一个得意的笑来。

    哼,他就不相信,有他在这里搞破坏,顾七七还能兼顾得到林峰!

    他给自己的行为找了一个看似很合理的借口——

    他看林峰这小子不爽,就算他不要顾七七了,也不能给林峰这样的人。

    夜幕慢慢降临,顾七七看了眼墙上的时钟,已经晚上七点多了。

    “我要回家了,你们两个自己互相照顾着点吧。”虽然,就连她自己也不相信两人会互相照顾。

    南铮脸上得意的笑在听闻这句话以后,突然就垮了下来,“什么?你要回家了?”

    顾七七拎起自己的包,反问道:“不然呢?陪着你们在这里大眼瞪小眼吗?”

    “顾七七你到底有没有自觉啊?我是你老公啊,你老公我受伤了躺在医院呢,你居然不留下来照顾我,反而要回家?”

    顾七七对着他淡淡一笑,语气不疾不徐,“补充一句,是即将要离婚的老公,我想以我们现在的关系,我没有留下来照顾你的必要。”

    对于顾七七不咸不淡漫不经心的态度,南铮心里是十分恼火。

    他想起以前,顾七七在看着他的时候,眼神里总是盛满了藏也藏不住的爱慕的光。

    他想起以前,顾七七在他的面前总是笑意盈盈的,好像要把自己最完美的一面留给他。

    他甚至想起了那个错乱的夜晚,顾七七柔软的唇,以及青涩的身子上那股淡淡的处子幽香。

    心忽然微微一热。

    那个夜晚,是他一直不愿意去回想的一个夜晚,因为顾七七,他彻底失去了拥有黎洛的可能,他在醉酒和伤心之下和顾七七在床上翻滚了一夜,而也是在那个时候,黎洛被乔司南哄得几乎回心转意,他,又慢了一步。

    所以,他无比讨厌顾七七,两人从结婚到现在也有好几年了,总共说的话加起来,也没有这几天说的那么多。

    是啊,原本是讨厌的。

    顾七七提出离婚,他原本应该爽快地签字,从此各不相干,各走各路的。

    可是,他却犹豫了,而现在,他心里那种犹豫的感觉越来越强烈,就快要侵占他的理智。

    那个夜晚,他并不是什么都不记得,什么都不知道。

    也许一开始只是因为醉酒而错把顾七七当成了黎洛,但,顾七七和黎洛之间的区别,并不是化一个妆就能变得一样的。一个人再怎么化妆,可以变得更美,或是刻意扮丑,但绝对不可能画得和另一个人一模一样。

    只是,男人的本性啊。

    已经被挑起来了,所以宁愿将错就错,然后再将错误全部推到顾七七和酒精的身上,以为这样就能抹干净自己的负罪感。

    他是心理医生,他比谁都明白自己的心理。

    “需要我再说一次吗?我是不会同意离婚的。”他淡淡的开口,这次的语气里,比起以往的刻意刁难,多了一丝让人不易察觉的坚定。

    随即,他又笑了笑,“顾七七,你不是做梦都想嫁给我吗?现在又来和我说什么离婚,该不会是什么欲擒故纵的把戏吧?”

    顾七七冷哼一声,声音彻底冷了下去,“南先生,我想,你太累了,你需要马上去休息。”

    南铮刚想问你是在关心我吗,只听顾七七接下来又接了一句,“累得都出现幻觉了,可见是病得不轻。”

    “噗——”

    另一张病床上的林峰很不给面子的笑了起来,南铮一张俊脸再次黑成了锅底。

    ………………………………

    最后,顾七七还是离开了医院,回家了。

    若是两人之中的其中一人受伤住院了,她还会考虑在医院陪床照顾,不过,现在两人都住院了,还住在一个病房,她才不会送上门去找虐。

    在感情里,南铮就像是个没长大的孩子,而她,不愿送上门去当这个保姆。

    回家洗了个澡,倒在床上,闭上眼睛不过一分钟不到,就疲惫地进入了梦乡,一觉睡到大天亮,连个梦都没有做过。

    她也觉得奇怪,昨日兵荒马乱的一天,竟然没对她产生多大的影响,兴许,她的心,早就在不知不觉中,被淬炼得更加的坚硬了吧。

    一早起来,顾七七就吩咐下人去买了两只鸽子,分成两个锅炖着,加上淮山,红枣,枸杞,是上好的补血良方。

    昨日两人都流了不少的血,特别是南铮,腿部大动脉被伤,不知道要吃多少东西才能补回来。

    汤分别被装进两个保温盒里,她一手拎着一个,掐着时间给正在卧床的俩人送去。

    到了医院以后才发现,病房里不止林峰和南铮两个人,还来了几个探访者。

    而这几个人,她虽然并不相熟,但都认识。

    一个是南楠,一个是,黎洛,在房间的角落里,还站着正抱着孩子专心当奶爸的乔司南——

    两个女人见到她,都纷纷站了起来。

    “七七!”

    “顾老师!”

    顾七七心里微微一惊,“你,你们怎么来了?”

    南楠叹了一口气,“我要是不来,还不知道他伤得这么严重,他在电话里还支支吾吾的不愿告诉我,七七,这到底是发生什么事了啊?”

    顾七七面对南楠的质问,心里难免有些发虚,舔了舔干涩的嘴唇,她哑着嗓子道:“没什么大事,就是一点小意外……”

    南楠作为一个刑侦专家,她的眼神太过于犀利了,习惯性地寻找和观察蛛丝马迹,顾七七在她这样的眼神注视下,不知为何,心里更加的发虚。

    明明,她什么错都没有。

    但是,南楠的眼神,让她觉得自己像是犯了滔天大罪一般。

    她理解南楠,不久以前南家的那场浩劫,让南楠失去了很多,变得更加珍惜和爱护家人,南铮又是在京都出的事,她理所当然地会怀疑自己也是人之常情。

    可她真的不知道该怎么说,南家经历过那场浩劫之后,虽然余威还在,但实则已经摇摇欲坠,若不是有堂哥……

    算了,这些事都是他们两口子的事,自己也不必想得太多。

    片刻之后,南楠的眼神终于从顾七七身上移开,又是微微叹了一口气,“幸好没出什么大事,否则,我怎么面对父亲……”

    南铮听着她这话说得有些奇怪,不由得挑了挑眉,“你别想太多,难不成我这个小叔还要靠着你这侄女来照顾?又关你父亲什么事了?”

    虽然事情已经过去了,但大家都知道,南明峰的死,仍旧是南楠心里的一道暗伤,每次一听到她提起南明峰,所有人心里的那根弦,都会不由自主地绷紧。

    南楠摇了摇头,心里苦涩,却什么都不能说——

    关于南铮的身份,她当初答应过南明峰的,绝对不能让南铮知道,否则,他的人生很有可能会就此毁去。

    空气里有些沉默,只有乔司南怀里的红豆小美女张着嘴发出不知道是高兴还是不高兴的咿咿呀呀的声音。

    乔司南瞥了黎洛一眼,弱弱开口,“老婆,红豆好像要尿尿了,我们该回去了。”

    黎洛头也不回地施放命令,“那你就把她抱到洗手间去,我这还有话要说,乖,快去。”

    乔司南果然抱着小红豆乖乖地走开了,走之前,又回过头来看了一眼躺在病床上的南铮,表情莫名。

    别怪他敏感,当初南铮可是个实力很强的难缠的对手,黎洛甚至都跟着他进了教堂,还差点和他私奔,虽然南铮后来结婚了,他对他的敌意稍微小了一些,但他可是收到消息了,顾七七和南铮正闹离婚呢。

    保不准这南铮就会回来吃回头草,他得提前带着老婆孩子回家,离开这是非之地才行呐!

    乔司南带着孩子离开以后,黎洛这才对着顾七七开口,“顾老师,我能借一步说话吗?”

    顾七七愣了一下,忙道:“可以,你叫我七七就好了,我已经没在当老师了。”

    “好,七七,那我们出去找个方便的地方说?”

    顾七七点点头,带着黎洛来到医院旁边的一家咖啡厅,两人找了个安静的卡座坐下。

    “黎……小姐,你有什么事要对我说的吗?”坐定之后,顾七七开门见山地问道。

    黎洛再一次重新打量了顾七七一遍,发现她和一年前已经变得有些不一样了。

    一年前的顾七七,还是个天真无邪的幼儿老师,她似乎如同一个纯真的孩子一般,很喜欢笑,笑起来的时候,会露出一颗小小的虎牙,十分可爱。

    但如今,这个可爱的女孩子,似乎也变得沉静了下来,脸上没了那般天真无邪的笑,不过短短的时日,岁月就在她的身上留下了成长的痕迹。

    黎洛略微收敛心神,手指有意无意地拿着勺子搅拌着咖啡杯——

    “七,七七,我最近得到一个消息,说你要和南铮离婚?”

    顾七七喝咖啡的动作僵了一下,然后又恢复寻常,脸上的表情淡淡的,“是啊,没想到消息传得这么快,我并没有要大肆宣扬的意思,毕竟离婚也不是什么光彩的事情,但这婚,我确实是想离。”

    “为什么?”黎洛不解地问道。

    顾七七有多喜欢南铮她是知道的,两个人好不容易结婚了,为什么顾七七会选择义无反顾地离婚呢?

    顾七七轻声一笑,眸中有淡淡的光华闪过,“为什么,你应该比我更清楚。”

    “南铮的心里没有我,甚至吝啬于腾出哪怕一丝一毫的位置给我,拖下去对彼此都是一种伤害,我曾经以为只要我足够爱他,总有一天会打动他的。但时至今日,我已经明白了一句网络上盛行的话:这世上根本就没有什么冷男,只是他暖的不是自己而已。”

    “七七……”黎洛愣愣地看着她,原本想要劝导的话,全部被堵在了喉咙口,吞不下去,说不出来。

    爱而不得的感觉,她也曾深刻地体会过,而两个人之间的感情,除了当事人之外,别人是没办法体会的。

    她的本意,是想劝顾七七别和南铮离婚,毕竟,她觉得自己始终欠着南铮的。

    可因为自己欠了南铮,就要顾七七勉强和南铮凑在一起,又怎会公平?

    “我大概能猜到你想要说什么。”顾七七垂着眸子,盯着杯子里香浓的咖啡,“黎洛,你和乔司南之间的事,我知道得不多,当初会和他合作,是我鬼迷心窍,现在我也尝到苦果了,我和南铮之间,并不是没办法继续,而是,没必要继续。”

    “有句话说得好,我爱他的时候,他就是我心里的朱砂痣,我不爱他的时候,他不过是手掌心一抹讨人厌的蚊子血罢了。”

    “你不爱南铮了吗?”黎洛有些心惊肉跳地问道。

    顾七七却笑着摇了摇头,“爱,怎么会不爱?我可以欺骗任何人,却没办法欺骗我自己的心。但是,那又怎样呢?我爱他,并不代表我会无止境无底线地忍耐他,也不代表我就会低贱地轻贱自己,比起其他的很多事情,爱,其实并没有那么重要。”

    黎洛定定地看着顾七七,叹了一口气,发现自己真的是无言以对——

    顾七七表面上看起来像个单纯的大学生一般,但实际上她心里自有自己的一杆秤,想得比所有人都明白,理智得,让她这个过来人也自愧不如。

    黎洛发现自己将顾七七约出来的这个决定,就是一个错误。

    也是她多事了,别人的感情问题,根本就不应该由她来插手。

    “好吧,我承认你说得都对,我说不过你,但是我并没有别的意思,我只是想看着身边的人都有一个好的归宿,都能有一个幸福的EDING。”

    顾七七笑了笑,没说话,黎洛招来服务生刚准备结账,就见南楠推门走了进来,眼神在四周一扫,很轻易的就找到了两人,大步流星地走了过来。

    “顾七七,你先别走,我也有话和你说!”

    顾七七刚站起来的身形又随即坐了下去,唇边绽放出一抹苦笑。

    今天是什么日子,怎么人人都要来找她谈心。

    人人都要劝她,觉得她和南铮离婚是不对的行为,可是,却没人站在自己的角度为自己想过。

    她们终究是和南铮比较亲的,而自己,也不过只是因为南铮的关系才和她们有了联系罢了?

    又有谁会设身处地的为自己着想?

    “南楠,你也是来劝我不要和你小叔离婚的么?”

    南楠皱了皱眉,一屁股在黎洛的旁边坐下来,与顾七七对视——

    “不,你和他离不离婚,与我无关,我找你,是想告诉你另外一件事。”
上一页目录下一章

请安装我们的客户端

更多好书 离线下载 无广告阅读

下载APP
终身免费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