关灯
护眼
字体:

第520章 诚意赔罪

首页书架加入书签返回目录

请安装我们的客户端

更多好书 离线下载 无广告阅读

下载APP
终身免费阅读
    为了取信于窦建德,史万宝在书信中向窦建德介绍的洛阳郑军反扑一事当然不是假消息,事实上早在东征隋军两线大战的头一天晚上,在侥幸与外界取得一次联系的情况下,为了替窦建德和王玄应争取更多取胜机会,洛阳郑军借着夜色掩护,确实向围城隋军营地发起了一次反击,让隋军很是吃了一些亏,还差一点就取得了胜利。

    隋军吃亏的原因是袁天罡和屈突通这两位尚书大人贪功,老奸巨滑的王世充为了迷惑隋军,假意公开宣称说要在夜里偷袭东门外的隋军营地,并故意让一名触犯军法的郑军士兵逃出城外报信,袁天罡和屈突通闻报信以为真,为了贪功也为了削弱王世充的守城力量,便在入夜后调动军队在东门外布置了一个伏击圈,谁曾想郑军却来了一个声东击西,在夜里东西两路同时出兵,少量兵力佯攻东面,吸引隋军主力注意,主力则乘机猛攻驻守西苑的隋军大将丘师利部,并以精锐死士居前,成功杀进丘师利的营地。

    完全就是措手不及的丘师利军差点就被郑军一脚踹了营地,被郑军偏师骗到东线的隋军主力也一时半会反应不过来给丘师利派遣援军,郑军长驱直入,直接杀入丘师利的中军营地,丘师利连头盔都来不及戴,带着亲兵死守将帐栅栏,与郑军厮杀得天昏地暗,结果逐渐反应过来的中军将士虽然纷纷过来救援,帮着丘师利保住了将旗不倒,但首当其冲的外营却被郑军摧毁过半,外营将士死守惨重,匆匆赶来救援的隋军刘黑闼部也被郑军挡住,无法迅速扭转局势,最后还是屈突通亲自带着主力过来增援,郑军将士这才且战且退撤回皇城,前前后后一共给隋军将士制造了一千七百余人的死伤。

    战后,丘师利老老实实的跑到了袁天罡和屈突通面前请罪,知道自己同样责任重大的袁天罡和屈突通也老老实实的遣使贲书请罪。而请罪书送到陈丧良的面前时,洛口仓和虎牢关的战事都还没有结束,陈丧良怕动摇军心不敢立即对外公布,还是到了东线战事彻底结束后,陈丧良才把这个消息告诉给麾下的帮凶走狗,并去书袁天罡和屈突通,罚去他们半年的俸禄,要求他们不得再有任何贪功侥幸心理,老老实实的坚守营地围死王世充老狐狸才是上策。

    这一战也给东征隋军提了一个醒,就是能够在各种不利条件下能够熬死李密上演翻盘奇迹的王世充军在坚韧方面确实不是吹的,在隋军主力面前仍然还有一点还手之力,东征隋军的后方并非万无一失,仍然还有危险存在。所以回到了虎牢关后,性格有些谨慎的李客师和封德彝都建议陈丧良不妨考虑先解决王世充这个危险,然后再全力应对窦建德这边的威胁。

    陈丧良果断否定了李客师和封德彝的提议,虽然陈丧良很清楚他们的提议才是真正的万无一失,但是战事进行了这个地步,陈丧良只要稍有疏忽,马上就会与乘机干掉窦建德的机会擦身而过,到时候再想出兵征讨退回巢穴的窦建德,就不知道要多消耗多少钱粮和多死多少人了,迅速结束这一乱世也将变得遥遥无期,无辜百姓更不知道要多遭受多少苦难,所以即便明知道后方不能完全放心,陈丧良还是咬牙决定继续在虎牢关坚持下去,等待一举干掉窦建德的机会出现。

    还好,窦建德没有让陈丧良失望,中了陈丧良的挑衅计和诈降计,白白错过了从容撤退的机会,选择了继续赶造攻城武器,准备再次发起正面进攻。陈丧良摸透了他爱面子的性格和不肯就此罢休的心思,决定再打一场守城战,再消耗一些窦军的兵力和锐气,然后再图谋野战破敌,也立即着手修补城防和赶造守城武器,准备下一场守城大战。

    准备守城大战的同时,陈丧良也迫不及待的开始了野战破敌的准备,先是去令后军,让秦琼率领三千骑兵押送一批军需物资及十门火炮前来虎牢关助战,补强机动兵力也准备拿火炮给窦建德一个惊喜,同时陈丧良又下令把从洛口仓战场上缴获的伤马全部宰杀,拿马肉给东征隋军将士改善伙食,补充营养。

    别的命令都被忠实走狗不折不扣的执行了下去,唯有杀马犒军这点遭到了一些帮凶走狗的反对,从定****那边投降过来的马匹专家张万岁更是直接跑到了陈丧良的面前抗议,道:“殿下,那些伤马不能杀,六百多匹伤马,其中至少有六七成可以治愈,重新用于战场作战,当菜马宰杀太可惜了。”

    “是可惜,但没办法。”陈丧良神情无奈的回答道:“只吃粮食的话,不利于将士们迅速恢复体力,补充在接连激战中大量消耗的脂肪蛋白质,只有吃肉才能让我们的将士迅速恢复体力,重新走上战场抡刀子砍人,所以没办法,只能牺牲这些还有希望治好的战马。”

    张万岁听不懂陈丧良说出的新名词,仍然坚持道:“殿下,你想厚待将士的心思,将士们都很感激,但是这些战马杀掉还是太可惜了,将士们少吃一顿肉没什么,只要少吃一顿肉就能保住这些战马,殿下你何必为了让将士们多吃上两斤马肉,白白宰杀这么多的宝贵战马。”

    “人命比马命贵,多吃一斤肉,在战场上就多一斤力量,多一斤力量,我们的将士就多一分活命的希望,这些战马又不能马上治好重新投入作战,不如先救眼前之急。”陈丧良摇头,又挥手说道:“不必多说了,本王知道你是好意,但是本王心意已决,你不必再劝了。”

    张万岁愁眉苦脸,唉声叹气不断,心疼之至,陈丧良知道他爱马如命的性格,便安慰道:“没事,我们现在已经有陇西和平凉两处养马地,每年都能为我们提供战马,还可以通过贸易从高昌吐蕃获得战马,李尚书那边也已经兵临善阳城下,你之前给我上的马政表章写得很好,等打下了马邑,我封你为马邑太守,让你到马邑去一展所长,为我们调养更多战马,到时候你想多少战马,我都在钱粮方面支持你。”

    张万岁赶紧道谢,但心中仍然还是万分不舍,根本不忍去看那些完全有希望痊愈伤马无辜惨死在陈丧良屠刀下的悲惨模样,然而也在张万岁的惋惜声中,大块大块的香浓马肉也被送到了疲惫不堪的隋军将士面前,接连大战多场的隋军将士个个狼吞虎咽,吃得一个比一个香,却殊不知张万岁正在背后偷偷抹着眼泪。

    六百多匹伤马提供的肉食只够三万多隋军将士吃上两顿,起到的补充体力作用微乎其微,但是陈丧良为了这一战下的本钱之大却出乎所有人的预料,又过了三天多时间后,当秦琼率领着三千骑兵押送着火炮和军需来到虎牢关战场时,东征隋军将士又无比惊喜的看到,秦琼军竟然还带来超过了四千头的猪羊!见面后,秦琼也马上就向陈丧良抱怨道:“殿下,你也太偏心了吧?我们后军有六万多人,前军这边只有三万多人,你怎么叫我们把八成的随军猪羊送来?前军吃好了,我们后军怎么办?”

    “好办!”陈丧良魔爪一挥,指着东面说道:“把牛口的窦建德干掉,把他的随军猪羊骡驴全部抢过来,我再让后军把肉吃个饱!”

    “干掉窦建德,当然没问题。”秦琼摩拳擦掌,嬉皮笑脸的说道:“不过皇帝不差饿兵,殿下你想要末将干掉窦建德,是不是应该先让末将和前军一起把猪肉羊肉吃个饱?天天都是咸菜青菜,连豆腐都难得吃上一次,末将嘴里都快淡出鸟来了。”

    陈丧良放声大笑,立即命令按照每人一斤肉食的配给宰杀猪羊,为前军和秦琼的骑兵补充体力,结果命令传达后,隋军各营中也很快响起了一阵接着一阵的欢呼声音,将领士卒个个喜笑颜开,士气大振。再然后,多少会些现代厨艺的陈丧良还亲自下厨,带着伙夫给校尉以上级别的文武将官做了一顿红焖肘子,收买人心也顺带着炫耀自己的多才多艺。

    有好事也有坏消息,正当隋军将士在难得好菜面前狼吞虎咽时,城外斥候却给陈丧良送来了一个坏消息——窦建德那边也正在犒赏将士激励军心。再结合窦建德军今天中午就已经停止伐木的情报,陈丧良和隋军文武也一致断定,窦建德很快就要重新发起攻城了,还很可能就是在明天就发起攻城。

    不过这也完全不能... -->>
本章未完,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
上一章目录下一页

请安装我们的客户端

更多好书 离线下载 无广告阅读

下载APP
终身免费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