关灯
护眼
字体:

第九十四章 结局(上)

首页书架加入书签返回目录

请安装我们的客户端

更多好书 离线下载 无广告阅读

下载APP
终身免费阅读
    聂玄的营帐在整座大营的正中,守卫森严,不过自聂玄登基后,昭华就从影卫、暗桩的首领渐渐转到了幕前,因此有不少御前侍卫都是认识他的。见是他来求见,也知道不是小事,连忙按着规矩层层传话进去。

    聂玄这会儿刚脱了轻甲准备歇下,听说是昭华连夜赶来求见,神色也是一凛,立刻让人把他叫进来:“你怎么过来了?行宫里出什么事了?”

    昭华连忙把信呈给他:“宫里一切都好,是皇后娘娘遣属下给皇上送一封信。”

    聂玄皱了皱眉,他们原定在营地里待五天,现在也并没有超出预定的计划,而蒋明珠这会儿差人来给他送信,显然是行宫那里出了点问题。

    他出了宫一般不喜欢用内侍在身边伺候,因此在营帐里伺候琐事的是一个小校尉。他挥了挥手便把人遣退了,接过了昭华手里的信,一边问道:“皇后这几日可好?”

    昭华点头:“皇后娘娘一切安好。”

    聂玄稍稍放下心来,展开信纸飞快地看了一遍,这才松了口气:“行了,这件事朕知道了,你先回去复命吧,就跟皇后说,这件事她可以全权处置,朕自会给她圆场。”

    昭华并不知道信里写了什么,不过他对皇帝的忠心使得他根本不会对聂玄的话产生任何疑惑,只一点头便悄然离去了。

    等他走后,聂玄才又把那信翻出来看了一遍,眉头微微拧了起来,挑开帐子让人把宋清找了来:“你安排一下,尽早把那些王公贵族送走。”

    宋清有点不解,他跟聂玄之间除了君臣的关系外,还多了几分亲近,便点头道:“会盟已经完成了,若是着急的话,明日就可以让几家王公贵族回去。皇上……”

    聂玄看他想问又有点不好意思问的样子,也就笑了笑,把那封信递给他:“你自己看吧,听说这几天的功夫,你已经跟长平侯有无数的共同点了。”

    蒋明珠在信上把事情的来龙去脉都说了一遍,宋清一目十行地看完,也是皱起了眉:“皇上,这只怕是针对皇后而来的,臣……大约只是个添头。”

    “所以朕得早点回去,”聂玄有点心烦:“有时候女人的这点是是非非,当真比男人明争暗斗还麻烦。”

    宋清忍不住笑了起来:“皇上只怕是关心则乱,依我看,皇后娘娘的意思,并不是向皇上求助,让皇上回去帮她处理这件事……皇后信上把这件事说得这么事无巨细,应当只是希望皇上能了解事情的真相,将来不要被那位崔小姐的一面之词所蒙蔽。”

    聂玄一愣,但稍微一想,就明白宋清说的确实是实情了。蒋明珠从来就不是什么怕事的人,也不是有一点事就要等着他回去处理的性子。想到这,心里也不知是高兴还是酸楚,不由叹了口气:“得,是朕多虑了。”

    宋清看他有点不甘不愿的样子,不由好笑,掩口轻咳了一声,笑道:“那行程的安排上……?”

    “不管那么多了,还是尽早回去吧,”聂玄想了下,挥了挥手:“那些王公贵族也不见得就有多喜欢围猎,既然会盟条约都签了,干脆早点各回各家也挺好的。”

    宋清知道他还是记挂着蒋明珠,自然没什么意见,他对这种把猎物往圈子里驱赶了让人来“狩猎”的活动一向就没什么兴趣,除了求娶聂柔的那一次以外,一般很少下场围猎,听了聂玄的话,便躬身应了,自去安排了。

    很显然,各族的王公贵族和使臣们对于在别人的地盘上围猎都没有太大的兴趣,见聂玄有早些结束的意思,立刻非常识眼色地纷纷告辞了。

    聂玄假意挽留了一番,也就顺水推舟地应了,一行人在第四日下午就开始拔营回行宫。

    聂玄没有乘车,而是一身轻甲地骑在马上,还特意将宋清叫到身边,两人一起按辔徐行。

    敏锐如宋清,自然立刻明白了他的意思,微微落后他半个马身,以一种护卫的姿态跟在他身边。但又不时与他说笑几句,显得尊重又不失亲昵。

    聂玄对他的“配合”极为满意,到了行宫门口,还当着众人的面拍了拍他的肩,朗声笑道:“既到了门口了,你也跟朕进去,给母后请个安。以后就是一家人了,母后还盼着你和皇姐多多到宫里走动呢。”

    宋清在众人羡慕的目光里跟着他进了行宫,原以为是聂玄给他和蒋明珠“造势”,想着跟他去蒋明珠那儿晃一圈就出宫去,谁料没走几步,聂柔竟真的派了贴身的侍女过来,说是何太后有请宋将军去叙话。

    聂玄也并不惊讶,显然早就猜到了一些,对他笑了笑,示意他放心,就回自己宫里去了。

    行宫里从早上就接到了他们会提早回宫的消息,蒋明珠这儿自然也是得了消息的,这会儿庄嬷嬷正领着下人里里外外地收拾,准备茶点。一听到外头的动静,立刻迎上来接驾了。

    聂玄左右扫了一眼,却没见蒋明珠,不自觉地皱了皱眉:“都起来吧,皇后呢?去母后那儿了?”

    庄嬷嬷连忙上前,接过他刚脱下的披风:“回皇上,娘娘早起的时候有些不适,这会儿正在里边歇着。”

    聂玄本也只是随意问一句,一听到这话却立刻有些急了,三步并作两步往里走:“怎么回事?叫太医了没有?”

    庄嬷嬷亦步亦趋地跟着,一边还不忘回话:“是,请了阮太医,这会儿正在给娘娘诊脉呢。皇上宽心,娘娘只是早起时有些头晕气闷,这会儿也说好多了。”

    聂玄板着脸“嗯”了一声,大步往里走,果然瞧见阮斛正收起脉枕,从蒋明珠手背起下两支金针。

    阮斛是轻易不会动针的,是以聂玄一见他竟然动了金针,立时就揪起了心,抢到蒋明珠身边,着急道:“怎么回事?不舒服得紧?”

    蒋明珠有点心不在焉的,到这会儿才注意到他回来了,下意识地冲他笑了笑:“没事。”

    “都扎针了还没事?”聂玄显然不信,在床头坐下了,扶着她靠在自己身上,转向阮斛:“阮斛,皇后身体到底如何?”

    阮斛眼观鼻鼻观心地跪着,却也没被他这架势吓到,一本正经道:“皇后娘娘有喜了。”

    聂玄一愣之后就顿时站了起来,怔怔地看着蒋明珠:“真的?”

    聂雅如今还不到一周岁,聂玄顾忌着要让她好生调养身子,于情事上都是很小心的。蒋明珠方才听到这个消息也是觉得有点惊讶,但见聂玄也是又惊又呆的样子,还是忍不住好笑,沉下脸色道:“怎么?陛下不喜欢?”

    聂玄一句话问出口就知道自己这是傻了,闻言立刻把人横抱了起来:“怎么会?当然喜欢!都快高兴死了!”

    蒋明珠被他吓了一跳,但见他稳稳地抱着自己,眉飞色舞的样子,也忍不住跟着笑起来,在他肩上敲了下,低声道:“阮太医还在呢,陛下快放我下来。”

    阮斛是他的心腹,又是一板一眼绝对不会多话的人,聂玄自然不在意他看到这些,只是看蒋明珠绯红了脸,才克制了一下,抱着她坐到一边软榻上,一手揽着她的腰,忍不住笑起来:“听庄嬷嬷说你早起觉得头晕气闷,可是因为有了孩子的缘故?阮太医,这是不是要开些药调理下?”

    阮斛嘴角也带了点笑的弧度,听聂玄这么问,便主动解释道:“皇后娘娘身子骨强健,只是不知道自己有孕在身,所以前几日有些忧心操劳,只要日后注意保养便可,无需用药物调理,臣给娘娘扎针,只是帮娘娘舒缓情绪,好生休息会。”

    蒋明珠也坐直了身子,笑着推了他一下:“看皇上紧张的,方才不就说了嘛,真的没什么事。”

    “怎么就忧心操劳了?还弄得睡不好觉?”聂玄方才的好心情因为阮斛这几句解释散了大半,眉头紧紧拧着:“就为崔家那点糟心的事?”

    蒋明珠没有回答,当着下人和太医,聂玄也不好多说,又仔细问了阮斛要如何给蒋明珠调养,这才把人都遣退了,亲手给蒋明珠按着手心的几个穴位。

    蒋明珠这两日确实没有睡好,这会儿靠在他身边,又被他揉着几个安神宁心的穴位,就有点昏昏欲睡的,轻声嘟哝:“陛下自己惹的麻烦,还给我摆脸色看……可真是,就欺负我……”

    聂玄苦笑,手心贴在她腹上轻轻摸了摸:“可别在孩子面前胡说啊,哪里就舍得欺负你了?这不是接了你的信就紧赶慢赶地提早回来了么?”

    蒋明珠哼了一声,抓着他的手离开自己的肚子,恨恨地在他小臂上咬了一口:“您那位崔小姐……可是一心惦记着您当年金屋藏娇的约定呢。”

    “什么金屋藏娇?朕可什么都没有应过她,”聂玄哭笑不得地把手抽出来:“刚从围场那边回来,衣服上都是灰,真想泄愤回头洗干净了让你咬,成吧?”

    蒋明珠其实也知道这事怪不了他,但这会儿就是莫名地觉得委屈,这几天行宫这里的流言真是一天比一天多,她就算脾气再好,也是有点怒了,恨道:“他们说表哥、说我也就罢了,还要连着雅儿和根本就没影的太子一起编排,心思未免太过龌龊。”

    聂玄也点了点头:“乖,这件事我来处理,你只管好好休息,嗯?”

    “嗯,还有……崔若微还递了帖子,一会儿要进宫请安的,”蒋明珠打了个呵欠,白了他一眼:“这两天我都快困死了,皇上那位青梅竹马的崔小姐,也让您自个儿去处置吧。”

    不出她所料的话,崔若微就是眼看着事情闹大了,特意来“请罪”的,既然她怎么处置都是吃亏,而聂玄又特地提早赶回来了,就干脆把这件事就交给聂玄了。更何况,她现在也多了个好理由。

    “你啊,这两天就惦记着要怎么让她出丑,所以没歇好吧?”聂玄笑着嗔了一句,却并没有责怪的意思,纵容道:“要是朕没提前回来,你打算怎么做的?”

    “她会扮可怜,难道我就不会么?”蒋明珠眯着眼一笑:“她可以来‘请罪’,我也可以请她给我‘帮个忙’啊。比如说,既然她对皇上无意,那就请太后给她赐个婚吧,这样流言就自然散了嘛。”

    聂玄笑着捏了一下她的耳垂,低头亲她:“狡猾。不过这主意朕喜欢。”

    蒋明珠自然而然地仰起脸来让他亲了下,旋即往他怀里缩了缩,干脆闭上眼补眠了。

    聂玄抱起她安置在床上,又亲手给她掖好了被角,这才推开门出去,叫来素月在门口守着,自去了前殿。看庄嬷嬷迎上来,想问又不敢多问的样子,便顺势道:“皇后有了身孕,往后你们更要尽心伺候好。传朕的口谕,清晏宫里伺候的下人,都赏十两银子。”

    行宫里伺候的人并不多,但上上下下也有二十多人,众人得了这消息,又得了丰厚的赏赐,都是欢喜地不行,连声谢了恩。只一盏茶的功夫,宫里上上下下都传遍了。

    聂玄心情大好,在正殿闲坐着,拉着阮斛说话,还顺手打发了好几个过来请安的世家命妇,统一都只说皇后如今有了身子,不宜操劳,这会儿正在休息,让她们各自回去,改天再来。

    这些世家命妇自然都是有眼色的,看到皇帝一脸挡不住的笑意,就知道皇后的位置是绝对不会动摇的,这几天的那点子流言蜚语,在皇后有孕的大喜事跟前,根本就算不上个事。

    崔若微跟在母亲身后进宫请安的时候,就遇上了几家侯夫人,这几人都是多多少少听到过这几日的流言的,见崔若微这会儿还进宫请安,难免抱了点看好戏的心态,待她们走过去,便轻轻掩口一笑。

    崔若微听到轻笑声,敏感地回头看了一眼,却并没看出有什么不对劲来,只当她们是在说笑,皱着眉正了正珠钗,依旧是仪态万方地跟着母亲进了清晏宫。

    拜这些天的流言所赐,清晏宫里的一众下人对她都没有多少好感,这会儿又因为蒋明珠有孕而得了皇帝的重赏,见到她自然更加瞧不上。只不过久在聂玄身边的人,规矩都是极好的,虽说心里瞧她不上,还是恭恭敬敬地把人引到了正殿。

    聂玄还在问阮斛蒋明珠的身子能不能经得起过几天回京途中的劳累,正惦记着该怎么安排回程才能让她舒服些,见崔若微母女两人行了礼,也就随意地摆了摆手:“免礼,先坐吧。”

    崔若微应了一声,见他聊得正兴起,便凑趣道:“倒是难得见皇上聊天聊得这般高兴,这位大人想必字字珠玑,不知道若微有没有这个福气旁听一二?”

    她不认识阮斛,见他挺年轻的,还能出入清晏宫,便以为是阮斛大约跟宋清差不多,是聂玄宠信的近臣,说话间便有几分讨好的意思。

    然而阮斛却是个实心眼的人物,只皱着眉,疑惑道:“你也有了身孕么?”

    聂玄一下子就笑出了声,底下伺候茶水点心的见皇上都笑了,也就不拼命忍着了,虽不敢明目张胆地笑,但各个也都弯了嘴角。

    崔若微面上涨的通红,一时间又是尴尬又是不解,暗暗地低下头掩去眼底的阴狠,攥紧了手心,再抬头时眼里已蒙了一层薄雾:“大人何出此言?不知道若微有哪里开罪了大人……”

    阮斛比她还无辜:“是你自己说要听的,皇上问的本就是如何照料孕妇。”

    聂玄抿了抿唇,朝阮斛摆了摆手:“好了,你去拟个章程出来,看回京路上要怎么安排,一切务必要以皇后的身体为重,可记下了?”

    阮斛板板正正地跪了个安:“是,臣记下了。”

    崔若微这会儿心里大震,她没想到竟会听到这么一个消息。

    蒋明珠竟然有了身孕!

    她原本已经盘算好了,要利用这次的流言做点文章,就算不能让聂玄念起过去的事与自己旧情复燃,也要让他和蒋明珠之间产生一些隔阂,所以这件事她一直是在暗中推波助澜的,但她千算万算,却没有算到蒋明珠的运气竟然这般好,在这个节骨眼上,就被诊出有了身孕。

    因为蒋明珠先前那封信,聂玄从崔若微进门时就在不着痕迹地观察她了,见她脸色一刻三变,就知道她心里确实有些盘算。

    他早年对崔若微虽然有过感情,但绝对比不上这些年和蒋明珠朝夕相处互相扶持的情意,见她成了如今这样,更觉得她已经不是自己印象中那个明朗爽快的大小姐了。

    但这件事本就是起于流言,若是闹大了于蒋明珠的名声也不好听,聂玄也就没有让崔若微太过难堪。只是对母女两人温和道:“方才那是阮太医,你们不在宫中走动,大约并不认识,他一贯是负责给皇后看诊的。皇后如今有了身孕,过些天准备回京又是一路颠簸,朕实在放心不下。方才也和母后说了,往后这请安问礼的事,就暂且先免了,所有世家命妇,若无皇后和太后召见,就一律不必进宫了。”

    他话里的意思很明白,就是往后不想再看见崔若微母女两人了。然而崔若微筹谋了多少天才把事情闹成现在这样,怎么肯就此放弃?虽听了这话,也只作没有听懂,低着头轻声道:“是,都是若微不好,这几日宫里宫外的谣言越传越不像话,让皇后娘娘不高兴了。我、我实在不知道皇后娘娘……”

    聂玄渐渐皱起了眉,神色一厉,出口打断了她的话:“既是谣言,皇后自然不会放在心上。”

 &nb... -->>
本章未完,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
上一章目录下一页

请安装我们的客户端

更多好书 离线下载 无广告阅读

下载APP
终身免费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