关灯
护眼
字体:

第96章 番外123

首页书架加入书签返回目录

请安装我们的客户端

更多好书 离线下载 无广告阅读

下载APP
终身免费阅读
    番外一一生的承诺

    在挑起红盖的时候,聂柔忽然想起宋清和她第一次见面的情形,那大约是宋清最为狼狈的时候。

    他正带着不足五千的兵士守城,抵挡着北戎一次又一次的进攻。在两次进攻的短暂间隙里,暂代宋芝职务的大将军刘芳池把他拖进了聂柔的营帐:“宋清,快来拜见太子殿下,太子殿下奉皇上命令来监军,以后你就负责保护太子的安全。”

    宋清眉头紧皱,只一抬眼,朝她拱了拱手,便要转身往外走。

    她又是惊讶又是出乎意料,刘芳池则是气得涨红了脸,一拍桌子,差点把唯一一壶茶水震翻了:“简直目中无人!来人!把他给我拦住!”

    宋清这才不得不回身,分明是不胜烦扰,却力持平静:“刘将军,若是嘉平关失守,您可担得起责任?”

    他一开口,她便皱了眉,他的声音实在太过嘶哑了,浓浓的疲惫几乎是扑面而来。

    刘芳池还要训斥,她却亲手把他扶起来:“少将军辛苦了,我带来的两万人马,已经安排下去帮着守城了。你在这里歇会,喝口水再去吧。”

    她偏帮的态度很明显,刘芳池脸色变了又变,不甘不愿地咬了咬牙退了出去。

    宋清却只是朝她一点头:“谢殿下,嘉平关的防务是臣安排的,既然守城将士到了,臣去安排下。”

    她冲宋清温和地笑了笑。

    那时的宋清,似乎也就像现在这样,有些惊讶地看了看她。只不过,这会儿,他的眼里更添了满满的爱慕。

    聂柔示意丫头和嬷嬷都出去,又看向宋清,轻声笑了下:“怎么,看呆了?”

    宋清显然喝了不少酒,平日里波澜不惊的眼中多了几分迷醉,一伸手便将她抱住了:“殿下……以后,你便是我的了。”

    从初识到现在,一晃竟也五年了,这几年的功夫,先是宋芝战死,后来又逢着先皇驾崩,孝期接连着守了四五年。

    这期间宋清逐渐成了朝上最炙手可热的臣子,列朝议事,练兵巡防,甚至在两年前到南疆视察时,终于寻访到了何嘉的消息,把失了记忆的人带回了京城,与沈瑶喜结连理。

    时光匆匆而过,却丝毫不叫人觉得漫长。宋清待她,几年如一日,总是爱重敬慕。

    聂柔听着他难得带几分孩子气的话,又是好笑,又莫名地有些酸楚,轻轻“嗯”了一声。

    “我会待你好的……”婚宴上,聂玄亲自带头朝宋清灌酒,旁人自然都要配合,饶是宋清酒量再好,也架不住君臣众人的车轮战,这会儿已是醉了六七分,晕乎乎地贴在聂柔颈边喃喃:“在我面前,你想如何……便如何……永远都不用勉强自己……殿下,你怎么样,我都喜欢……我爱您……”

    聂柔愣了愣,一时竟不知该说些什么。她甚至有些恍惚,其实,她在嘉平关时对宋清虽好,却并没有一丝一毫的感情。她当时,只是需要他的支持,千方百计地“礼贤下士”罢了。

    她理智惯了,从来没有想过,有一天,她会嫁给一个比自己小了六岁的男人。

    只是后来,却不知为何,当真对他动了心。

    聂柔见他已经醉得不知今夕是何夕了,忍不住轻轻笑了声,低头在他唇上亲了下。

    宋清蓦然睁开眼,深深看进她眼中:“殿下……”

    聂柔看着他,挑了挑眉似笑非笑的样子:“宋将军?”

    一听这声“宋将军”,男人便涨红了脸,一下子就反应过来,知道自己喊错了,然而动了动唇,无数个念头在心里转过,却怎么都喊不出一声“夫人”,索性一把把聂柔圈紧了,拉着她俯身下来,密密实实地吻住了。

    聂柔好气又好笑,看着他酡红的俊逸面容,到底是启了唇,任由他长驱直入地吻进来。

    宋清亲了个尽兴,几乎把人弄得喘不过气来,聂柔缓了一会儿才回过神来,看他醉得七荤八素的,便想给他换了这一身新郎服,谁料刚想起身,又被他紧紧按下了,宋清迷迷糊糊地凑在她耳边哼:“殿下,别动……您是我的妻子了……”

    一口一个殿下,一口一个您,喊得倒是恭敬,动作却丝毫不带妥协不肯放松的。聂柔瞪了他一眼,却到底没有再动,就着这一身已经弄得皱皱巴巴的新婚朝服靠在他怀里,安安分分地陪他歇了。

    聂柔的作息一贯规律,宋清常年在军中更是不在话下,虽然前一日被灌了快两斤酒,天一亮还是很快就清醒了,只是因为宿醉的头痛而恍惚了一下,一睁眼看到臂弯里睡着的人,却立刻醒了酒,登时一动也不敢动了。

    于是聂柔醒来,看到的就是这人僵硬着姿势,放轻了呼吸不敢吵醒她,终于忍不住嗤笑了一声:“还不起来?该进宫去了。”

    第二天照例是要给父母敬茶,回宫谢恩的。宋清自是记得这件事,又是尴尬又是懊恼地应了一声,半晌才哼哧道:“殿下……往后我再不醉酒了……”

    聂柔失笑:“别,回头叫人说起来,宋将军娶了个悍妇,我倒是不怕名声难听,你却要落个惧内的名头了。”

    虽是玩笑话,宋清却微微皱了眉,不悦地紧了紧手臂:“殿下明白我的心意,再不许说这种话了。”

    聂柔一愣,很快笑了起来:“玩笑罢了,你可真是……你娶了我,往后的闲言碎语不定还有多少,哪里在意得过来。”

    宋清索性贴上去亲她,打断了她的话,一本正经道:“旁人说什么我何必在意,可殿下心里不许这么想。殿下只管凭心意做事,从前如何,往后还是如何。种种闲言碎语,自有我为殿下担当。”

    聂柔没再反驳,只是迎上去亲在他耳畔:“听夫君的。”

    宋清心里一颤,只觉得她说话间的热气透过耳朵直达心底,挠得心里一阵酥麻,忍不住抱紧了她不肯松开。

    聂柔却是轻声细语地“叹息”了一声:“夫君……洞房花烛夜……可惜啊,过期不候。走了,我们要进宫谢恩了。”

    她说话间还眨了眨眼,宋清哪里还能不知道她是故意的,只得苦笑着深吸了一口气,强迫自己平复下来,扬声喊人进来伺候更衣。

    小夫妻两人收拾了一番,总算是赶着时间进宫谢恩了。

    聂玄今日也免了早朝,一大早就和蒋明珠到了太后宫里,见他们来了,忙端正坐了,受了一礼,厚厚赏赐了一番,才笑着说了句“皇姐稍坐,把姐夫借我一会儿,等会一起到皇后那里用膳。”

    他说着便把宋清带去御书房了,蒋明珠也笑说要回宫准备众人的午膳,只留了聂柔和太后独处。

    母女二人一向亲近,太后也不说套话,只拉着聂柔坐下来,温声问道:“昨日可是一切都好?”

    想起宋清早上被自己闹得那个样子,聂柔便忍不住笑起来:“是,都挺好的。”

    太后见她笑意满满,那份愉悦藏都藏不住,也放心了,拍了拍她的手,却又生出一些担忧来:“嫁了人毕竟不如在自己府上,往后可得把你的脾气收一收啊。我看……你待这宋清,似是当真动了心思?”

    “母后……”饶是老练如聂柔,这会儿也是微微红了脸,但也并没有避开这个话题,温柔道:“爱不爱的,我不好说,只是……和他在一起,虽不见得每件事都顺利,可日子总是过得欢喜如意的。”

    太后便明白了,微微点了点头:“也好,我看宋清……是个好的。你们好好地过日子,再别生什么波折才好。”

    一生还很长,从前她总觉得一辈子的许诺太遥不可及,然而那个人是宋清,她就根本没有办法生出半点疑惑。

    聂柔坐在窗口,正好看到聂玄和宋清离开的背景,忍不住勾起了唇:“放心吧,母后。”

    番外二十年兴衰变

    蒋明珠生下聂振后的第三年,蒋云因为一件不大不小的事被革了职,聂玄倒也没多为难他,大手一挥让他回家养老去了。

    一众大员都是惊愕非常,那些看在皇后和宋清面上上折子保蒋云的,更是吓得大气都不敢出,唯恐风云突变,皇帝要跟他们算后账。

    聂玄早就方方面面地盘算过这件事,怕别人望着风对蒋明珠不敬,不但大大重用了宋清,还特地又对宋薇嘉奖晋封了一番,对上折子保奏的大臣,也都明里暗里安慰了一番。

    明眼人一看也就明白了。皇帝的确瞧不上蒋云,但皇后和大皇子的位置,却是固若泰山的。

    因此蒋云虽被革了职,蒋家倒也没有太落魄,甚至蒋志飞原本定下了一门亲事,是宁湘侯的嫡出幼女,宁湘侯虽然有点不高兴,但到底还念着蒋志飞毕竟是皇后唯一的娘家兄弟,也没敢起悔婚的心思。

    只是心里到底还是有点惴惴不安的,打发着自家夫人递了牌子进宫求见了皇后,想打探下皇后到底是怎么个意思。

    这位侯夫人是个玲珑剔透人,多少年来都很得宁湘侯爱重,可巧她来的时间也很巧,宋薇正带着蒋志远在宫里和蒋明珠说话。蒋明珠对她没太大的印象,也就没怎么在意,和宋薇说话的时候依旧和平常一样。

    侯夫人一看母女两人平和欢喜,说到蒋志远时十分亲昵,蒋志远也对皇后又亲近又敬爱的,心下就明白了大半。

    她打听过蒋家的事,原本就是不怎么赞同把幼女嫁到蒋家的,只是熬不过婆婆拍板,才不得已同意了。

    这一回进宫,看到蒋明珠、宋薇和蒋志远明显是自成一家,根本不把蒋家最近的变故放在心上,更是不愿把女儿嫁给蒋志飞了。

    回家之后和宁湘侯分析权衡了利弊,夫妻俩合力说服了婆婆,体体面面地请人上了蒋家的门,只说女儿染了病症,要去庵里带发修行几年,不敢耽误贵府公子云云。

    蒋云一听就知道这是看不上他家,退婚来了。顿时气得不行,自然没有好脸色给他们看。

    但宁湘侯显然也考虑到了这一点,隐晦地把蒋志飞这两年来在外头沾花惹草的行径都一一说了,言外之意就是你自己没把儿子管好,我不肯把女儿嫁进来是天经地义的。

    蒋云原先还不知道蒋志飞竟做了这么多不着调的事,仔仔细细一查,才知道他不但在青楼一掷千金包养了一个清倌人,还因为狎妓的事和人争风吃醋,差点打出人命来,甚至还沾染了男风,把身边那个眉清目秀的那个小厮弄上了床。

    这一来简直是捅了马蜂窝了,蒋云当场就被气得晕了过去,醒过来第一件事就是把儿子抽了一顿,关了一个月禁闭。

    柳氏平日里只管着帮儿子搂钱,帮儿子遮掩,虽然也恨儿子不争气,但这一下见儿子被打得趴在床上起不了身,却又心疼得厉害了,埋怨道:“老爷可也真是的,志飞可是您唯一的儿子啊,您也舍得往死里打,不就是在宁湘侯那儿受了气么,何必拿儿子出气啊?有本事您倒是找那高高在上的皇后娘娘出气去啊,我听说宁湘侯夫人就是进宫见了一趟皇后,回来之后才执意要退婚的。”

    她不提这个倒也罢了,说到蒋明珠,蒋云只冷笑了一声:“你倒还有脸说这个?要不是你当初撺掇着我对她们母女做出那些事来,今日我还是正儿八经的国丈!借宁湘侯那老匹夫十个八个胆子,他也不敢上门来退婚!”

    这几年来宋清的地位一升再升,想必再过几年,就会是内阁首辅了;就连蒋志远,如今都已经考中了举人的身份,他师从萧岭,明年殿试,至少一榜进士是肯定有的。他侍宋薇如母,宋薇也真心把他当儿子一般疼爱,虽然名义上还是蒋夫人,却早已和蒋云府上断绝了往来。

    皇帝明里暗里都表示过,皇后一贯侍奉母亲至孝,他也不希望蒋夫人有什么“困扰”,让皇后不高兴。蒋云哪里还敢去打宋薇和蒋志远的主意,这回被革职免官,倒也是想明白了,这大概就是皇帝给他最后的体面了。他要是不知足,指不定还有更没脸面的事在等着他。

    因此看着柳氏在一旁哭哭啼啼的,心里既是怨恨,也是无奈,到底还是叹了一声:“别哭丧了,收拾收拾,把你儿子好生管教管教,他到底才十六,等过两年,再给他说一门亲事。门... -->>
本章未完,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
上一章目录下一页

请安装我们的客户端

更多好书 离线下载 无广告阅读

下载APP
终身免费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