关灯
护眼
字体:

第一章 精神力二十的“天才”

首页书架加入书签返回目录
    “子衿快跑!”

    白牧野大喊一声,猛地从床上坐起来,张开双眼。

    布满血丝的眼睛看上去有些狰狞。

    过了一会儿,他的眼神慢慢恢复清明,神色恢复正常,整个人的气质也一下子变得明朗起来。

    如同顺着窗帘缝隙照进来的一抹晨光。

    令人心情愉悦。

    伸手抹了一把头上湿淋淋的冷汗,长出了一口气,继续坐在那里发呆。

    又一次噩梦中惊醒。

    这个梦他已经连续做了六年。

    不同的场景,相同的人,相似的剧情。

    这次是在丛林中。

    身材瘦弱的短发小女孩,衣衫染血,步履蹒跚,费力地拖着他前行。

    丛林幽暗而又森冷。

    四周到处都是绿油油的眼睛,在黑暗里注视着他们。

    他动不了,喊不出,胸口像是压着一块大石。

    如梦魇般难受。

    梦很长,让人充满疲惫。

    这么多年,无数次在梦里,他一直想要看清楚小女孩的脸,但永远只有一个背影。

    梦的唯一主题,便是逃亡。

    无休无止的逃亡!

    他不知道自己为什么会多年如一日的做这种梦?

    也不知道那个叫子衿的小姑娘到底是谁?

    跟他是什么关系?

    为了弄清楚,他甚至录制过很多次自己睡觉的视频。

    可除了出现频率极高的“子衿快跑”四个字是比较清晰的,其他都是些没意义的呓语。

    每次问老头子,他总是打着哈哈给岔开。

    说那就是一个梦而已,不必当真。

    要么就说他做单身狗年头太多,思春了。

    明摆着就是在鬼扯,欺负白牧野是个单纯的孩子。

    要是思春做的都是这种梦,人类早就失去繁衍动力了。

    老头子肯定知道些什么!

    白牧野记忆非常好,不说过目不忘,也差不多少。

    可是他无论如何都回忆不起半点关于自己十一岁之前的事情。

    一片空白,一点印象都没有。

    似乎被人动过手脚,清除掉了那部分记忆。

    难道我还是个宝宝的时候,就经历过什么了不得的事情?

    莫非我的真正身份其实是一个落魄的皇子,有皇位在等着我去继承?

    可为什么我没有一个强大的忠仆陪伴在身边?

    老头子么?

    还是算了吧!

    他不把自己当仆人就不错了。

    所以,我或许就是一个老头子捡回来的失忆了的孤儿而已。

    白牧野轻轻叹了口气,对着空气说了一句:“打开窗帘。”

    窗帘缓缓向两边自动分开,昏暗的屋子瞬间明亮起来。

    清早的阳光照射进来,洒在他匀称而又健壮的身上。

    对一个十七岁的少年来说,他身材完美的有些过分。

    当然,他的相貌更是帅得有些过分,所以这些年他一直很少出门。

    总被人用惊讶的眼神看着,甚至更过分的上来摸头捏脸的感受并不愉悦。

    来到卫生间,白牧野对着镜子,一脸认真的问道:“镜子镜子,为什么我总被噩梦惊醒?”

    镜子里面传来一道甜腻腻的声音:“小哥哥是被帅醒的!”

    敷衍的回答,敷衍的赞美!

    这种众所周知的事儿还用你说?

    白牧野面无表情地开始洗漱。

    然后锻炼、吃早餐。

    特别规律。

    今天是报考高中的日子,也是他第一次上学的日子,千万不能迟到。

    等老头子回来,给他一个惊喜。

    只是……老头子他,还会回来么?

    “大漂亮……我要吃白粥和牛肉馅儿的包子。”

    白牧野一边洗脸,一边说道:“还有,你要是再敢给我往里面放葱,我跟你没完!”

    “遵命,小哥哥……”

    ……

    ……

    飞仙星,百花城。

    八月末的天气依旧十分炎热。

    第一高中的广场上人头攒动,显得有些拥挤。

    至少几万个十几岁的少年聚集在这里,一张张青涩的脸上交织着兴奋、紧张和期待。

    列成不怎么整齐,但还算有序的几百支队伍,等待着检验。

    这些都是过了文化课,准备报考一中的学生。

    而这也是进入一中的最后一道关卡了。

    广场上空巨大的透明穹顶将外面的炙热过滤掉,只剩下明亮的光线和适宜的温度。

    每年的这个季节,都是百花城大量家长和学生最为紧张的时候。

    也是一中老师们一年下来最为焦头烂额的时候。

    他们要从几万个成绩优秀的学生当中,挑选出天赋最出色的那一部分,忙的不可开交。

    相比其他那些长长的队伍,白牧野所在这支队伍人数非常少。

    他站在相对靠前的位置,虽然戴着帽子和口罩,但挺拔的身姿和明亮纯净的眼睛依然十分引人注目。

    四周不少排队的女生都在偷偷地打量他。

    白牧野则在心里猜想着这一届会有多少个符篆师学徒。

    按照他这一列的人数来看,估计不会很乐观。

    报考符篆师的人一直就很少。

    哪怕十年才招生一次,也没有多少报名的。

    符篆师的要求,实在是太高了!

    画功、耐心、记忆、辨别能力……一关又一关,不知刷掉了多少人。

    如今这最后一关测验的,是成为一名符篆师最重要的基础——精神力!

    估计校方也感觉到这一届的符篆师招生情况不会很乐观。

    所以这一上午的时间,那名负责符篆师招生的女考官那冰冷严厉的呵斥声就没停止过,隔着很远都能听得一清二楚。

    照顾小孩子的颜面?

    不存在的!

    “九点五,不合格,这么低来干什么?下一个!”

    “十二点三,不行,下一个……”

    “通融?通融不了!你当这是闹着玩儿呢?精神力不达标你能画出个什么鬼东西?”

    “我再重申一遍,精神力不到二十的,就别尝试了!你们在家都没使用过虚拟仓吗?明知道不行为什么还要来浪费时间?”

    “其他方面合格也不行!精神力才是成为符篆师的基础!你们来之前没跟家里人沟通过?就算没用过虚拟仓,自己精神力是高是低一点都感觉不到吗?”

    “你你你,还有你,看看你们这副没精打采弱不禁风的样子,像是精神力高的人?”

    “十年才开启一次……不想错过?这不是你想不想的问题,这是你行不行的问题!”

    听着考官那些刺耳的话,白牧野有点同情那些被淘汰掉的学生。

    虚拟仓虽然早已普及,但不代表所有人都接触过。

    很多家长因为担心孩子沉迷其中,所以不允许孩子太早接触。

    老头子就是这... -->>
本章未完,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
上一章目录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