关灯
护眼
字体:

第百二十六章 主公,说了你可能不信

首页书架加入书签返回目录
    正当她打算起身去找人时,忽然在空气中感应到了一丝微弱的牵连。

    就像脆弱的神经忽然被拨动了一下,一股电流蹿过流走十分玄妙的感受。

    她抬起了头,眉眼微动,视线便准确地落在一处,只见绿深交叠的叶片随风轻晃,其中有一片叶尖上点缀着一个并不出奇的黑点。

    当“黑点”不动时,就像是一块溅上去的黑泥点,半分不起眼,但倘若离得近看了,才清楚它是有棱角起伏,是个活着的物体。

    “……篦虫?”

    一个陌生的词,但陈白起却想都没想便脱口而出。

    这种感觉很奇妙,她虽然从来没有见过这种虫子,但她的身体却好像还有另一个人的记忆似的,能完美复刻一些不曾见识过的东西留下印记。

    篦虫。

    一种从胞衣脱壳便是成双成对的虫子,它们的成长期较一般虫类要漫长太多了,而成熟期的雌雄篦虫在进入交配期时,双虫的身体便会散发一种奇异的气味来吸引彼此,因此双虫无论隔多远,只要将其中一只放出,另一只都追随气味而来。

    因此篦虫有这种特性,所以巫族的人特意将培育成熟的篦虫用于追踪与引路。

    当然,这种篦虫得之不易,也只有巫族的人手上才有,也只有巫族的人才懂如何使用。

    陈白起走上前,用了一点点巫力催动,被巫族驯服的篦虫不再像壁画一样贴叶而伏,而是动作悠晃地飞到她手上。

    仔细看,小小一颗落在掌心,像一颗圆滚滚的黑芝麻,它背部覆了一层硬甲壳,却不是纯黑的,在明亮的光线下有些显锈红。

    总之“篦虫”看起来完全不显然,就像野地里随处可见的那种瓢虫。

    她知道这是谢郢衣专程留下给她引路的雄篦虫,雌篦虫在他那儿。

    看到留下的篦虫,陈白起更加确定他们三人如今安然无虞,因此她没有第一时间赶过去,而是先绕道去办了另外一件事情。

    耽误了些时辰,当陈白起让雄篦虫带路与他们汇合时,开已经大黑了,四野茫茫,土厚草莽,虫鸣低吟。

    她从开阔草地走到了稀林,草势起坡度缓下,腿上的缠绕的湿热倒没有白那么执着了,夜间清风徐徐吹来,白日的闷头湿热也被吹散开来,只觉神清气爽了许多。

    走了没多久,旁边的杂野斜坡浮延起一层疏光,她打眼看去,便看到一群蓬雾聚集萤火虫在草间飘过,昏暗的夏夜好像瞬间被洗礼了一般,密叶光笼影,寻常的夜也像有了另一种梦幻的滤镜。

    陈白起看到此景,再经夜风吹发轻扬,心情平静而舒缓,她看到前路一片昏暗无光,却经它们恣意欢快游走而变得敞亮,正巧篦虫所引的路相同,她便跟着它们走了一段路。

    不知不觉,她被引到了一片星斗浇灌而下的湖泊前。

    她脚步乍停,抬眼间,只觉清新的气息与豁然开朗迎面而来,夜虫鸣起,层层鳞浪随风而起,伴着跳跃的星光月色,她目光尚未从明净波光的浅湖上移开,耳中却收到一阵异样的声响。

    哗啦——

    似有水声被拨动的声响,陈白起耳根子一动,她想着莫不是有什么动物落水了,于是拨开一截垂枝,走上前,却不想下一幕却看到了一幕美男出浴的画面。

    她不是没见过世面的人,但这一刻还是有些猝不及防。

    衣湿贴肤肌,墨发饱足了水份如光亮的丝绸垂落,底部一截如墨花散开,黑与白,如淤泥中盛开的一朵白莲……

    哗啦——

    她怔忡了一下。

    等回过神来,十分自觉心虚立即转开了眼。

    然后,想了想,颇感无语又无奈地抚眼仰头。

    非礼勿视。

    这是第二次了,她怎么好巧不巧又撞上这么尴尬的事,好在这一次相伯先生并不知她的存在,只要她悄然无息地默默撤退……

    她放下手,脚尖微缩正打算往后挪。

    但刚要动作,突然,陈白起脑中一道闪电劈过,她蓦然清醒过来。

    她停下,开始寻思,她这不是正打算想找机会看看先生身上有没有纹图符吗,眼下……不正是一个千载难逢的好机会?

    但她又有些迟疑。

    机会是机会,只是这种偷窥人男士洗澡的的行为……未免太猥琐了吧!

    她板起脸,内心斥责完自己,目光就忠诚地开始在湖边毫无察觉的人身上窥看。

    一切都是为了任务!

    背……哦哦,白得发亮,不对,专注些。

    嗯,转过去了……咦,没有?

    前面呢……也没有?

    手臂上呢?

    还是没有……

    奇怪了,怎么都没有?

    陈白起为难地颦起眉,视线不自觉地往下……

    上半身既然哪都没有,不会是在……

    陈白起脸色顿时变得深沉起来。

    这也太为难她了吧,她不是那种为了任务可以轻易掉节操的人啊。

    这次犹豫了时间稍微长了些。

    这时,她余光见水面闪过一道碎光摇曳,她动态视力经系统改造已算登峰造级,即使如今巫力不继战力因此折损大半,但却不影响她的其它加成。

    当她看到不远处平静的湖面像有什么东西朝这边游过来,水纹层层涟漪泛开。

    她察觉到不对劲,再定睛一看,借着星月之光与萤火偶尔的浮跃,却见水下一条红色水蛇正朝着相伯先生的方向游去。

... -->>
本章未完,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
上一章目录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