关灯
护眼
字体:

第二十章 女贼

首页 书架 加入书签 返回目录
    第二天,柴玉郎一早就跑到学校,缠着胡可在淘宝帮他买人参和枫斗的种子,和栽培种植手册。胡可怎么劝他都没用,柴玉郎都说那些地空着也是浪费,自己买来种种试一试,管他能不能收获,没有收获也就当学习了。胡可没有办法,以她的专业知识,帮柴玉郎找了一些靠谱的店家,买了各种名贵中药材的种子,或幼苗。胡可看着眼放金光的柴玉郎说了句,我看你是想钱想疯了,以后不要找我,这么不靠谱的事情我可不跟你瞎折腾。柴玉郎呵呵傻笑,对胡可吹牛皮,种植这东西老子最在行了,到时我在关中种出这些名贵药材,你就傻眼了。

    柴玉郎是说干就干,他的动力就是要把这些名贵的药材种好。自从知道胡可家里原来是羊城的中药世家,家里经营着很大的中药产业,柴玉郎心里就暗暗的下定目标,自己怎么也要成为大大的土豪,不然像胡可这样的千金大小姐怎么会愿意嫁给自己这样山村的穷*丝,胡可可能不会看不起自己,但他的家族,父母肯定会的,所以柴玉郎每晚都到山地将药材的种子好好地种好,每晚都用宝贝铁斗的神水浇灌,期待自己能够种出奇迹,在岐山这个山沟里能够种出人参和枫斗等名贵的中药材。

    柴玉郎在自家的山地转转,看看苹果的长势,还有果树下那些药材的发芽,药材可比苹果难伺候多了,柴玉郎每晚累死的干活,那些草一样的药材就是不见疯长,和苹果的快速见效真的差别很大。种植手册上也说,一年生二年生都是差的,要五年以上的才会成材,希望能够在宝贝铁斗的神水浇灌下,一年就可以吧。柴玉郎在自己的山地,转来转去突然远远地看见有一个人鬼鬼祟祟的在自家的地里转悠,好像在找些什么。柴玉郎心里一紧,难道是小偷,或是什么有心的种植户来打探自己的秘密。柴玉郎马上蹲下身子,偷偷的注视他的一举一动。只见这个人低着头,转来转去寻寻觅觅的,柴玉郎已经可以肯定,这家伙到自己的地里绝对不还好意,竟然都开始盯自己的草药了。柴玉郎心里大怒,今天不抓祝你,自己在村里从小开练的土王八拳就算白练了。柴玉郎轻手轻脚的慢慢的摸上去,看见一个背影,是一个穿着牛仔裤黑色的机车皮夹克,剪着短发,年纪应该不大,柴玉郎已经靠的很近了,对方还是没有发觉,柴玉郎心里呵呵一笑,时机真的不错,不在多想,一个恶狗铺食,将那个人狠狠的压在了身下。

    那个黑衣人怎么也想不到自己会被人偷袭,被人压在了身下,但毕竟也是受过专业训练过得,马上镇定下来,身子先是一弓,反手就用肘部向后反击。

    柴玉郎也没想到这个黑衣人竟然是个练家子,竟然反手用肘部向自己攻击,但柴玉郎也是眼疾手快,伸手快速的抓住对方的手腕,一个反扭,把他的手压在了背上。

    那个黑衣人心里大骇,自己的反击速度不可谓不快,但对方竟然动作比自己还要快,而且拿捏的非常准确,一出手就紧紧的抓住了自己的手腕,并且势大力沉,一个反扭自己的手就动惮不得了。这个偷袭自己的人肯定是个高手,自己这一次行动遇上强敌了。但不能就这样束手被俘了,脚下一用力,想踢开对方压住自己的脚,再寻机踢到对方要害。

    柴玉郎刚压住对方的手,没想到下面的人脚还不老实,自己的脚力也不是吃素的,又准又很的对他的扬起的脚就是一脚,重新把对方牢牢的压在身下,并用力反扭他的手,看你吃不吃痛,还老不老实。

    下面的黑衣人吃不住痛,啊呀的叫了起来。竟然是一个女人的声音。

    柴玉郎吃了一惊,怎么这个小偷还是个女人呢,听声音在仔细看看身形应该是一个年轻的姑娘,柴玉郎趴在这个女人的背上,靠近闻闻,果然有一股女孩子特有的香气,用手狠狠抓了一把姑娘的屁股,果然圆圆的弹性十足,手感非常的棒。

    只听身下的女子娇声呵斥,“你敢,流氓,你在动动看,现在最好马上放开我。不然抓你进警察局蹲监狱。”

    柴玉郎听了好笑,这娘们搞不灵清吗偷东西还敢恐吓自己,笑着说道:“这是我家的地喂,你在我的地盘偷偷摸摸鬼鬼祟祟的,我不送你进去你还倒威胁我,小姑娘你什么不好做偏偏要做女贼呢?反过来让我看看,长得怎么样,是不是长得贼眉鼠眼的。”柴玉郎抬起身子,用力把身下的女人反转,一看,乖乖,身下的女孩子竟然是一个漂亮的女子。是现在很流行的中性美女,短短的头发,俊逸秀气的五官,樱桃小嘴上小鼻子笔挺,一道弯眉下水灵灵的的大眼睛,英气十足。可惜就是没什么女人味,胸也是没有发育好,平平的,柴玉郎用手比划了一下,摇摇头,荷包蛋的水平,难道这个美女的胸就是传说中的旺仔小馒头胸,看来这个美女以后要多吃点木瓜炖雪蛤,补补奶,不然太小了男人不会有兴趣的。一想到木瓜,柴玉郎呵呵一笑,自己得马上种点,以后的女朋友肯定需要的,把*都补得圆圆的大大的丰满无比自己才摸得开心是不。

    不过身下的女人却破口大骂,“流氓,你还不放开我,你这个色狼,想怎么样,知道不你摊上事了,你摊上大事了。我要是不把你送进去蹲几年我就白活了。”

    柴玉郎呵呵一笑,这小姑娘嘴巴还这么老,落到一个流氓的手里,最好还是老实点不知道吗。柴玉郎摸了一把美女的俏脸,笑着说道:“就你现在自身难保的这样,你还让我摊上事儿,如果我真的是流氓,你的清白就真的完蛋了,男人会冲动会*的知道不,等我冲动你才摊上大事了,一个小姑娘还这么嚣张不老实。快说,到我的地里干什么,来偷我种的药材吗?”

    身下的女人怒视着柴玉郎,恨恨的说道:“你是死到临头还不知道,我是市局的刑警,下来调查盗墓案的,谁稀罕你种的药材,竟然把我当小偷,袭击我还非礼我,赶快放开我给我滚开。”
上一章 目录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