关灯
护眼
字体:

第二十八章 卧底

首页 书架 加入书签 返回目录
    只有疯狂的工作才能让柴玉郎忘掉失恋的痛苦,以前只是在心里感觉自己很喜欢胡可很喜欢和她在一起,她只要一声召唤,不管干什么活,柴玉郎都是屁颠屁颠的赶过去,只是多说几句话,多看看几眼,干再多的活柴玉郎也是开心满怀。但是自从知道胡可原来已经有男朋友,自己只是好朋友,柴玉郎感觉自己的心从来没有这般撕心裂肺的痛,心情也突然的跌入谷底,发觉自己原来已经深深的爱上了胡可,现在失去了希望,心怎一个痛字可以形容。虽说胡可从来没有说喜欢自己,但是现在这么*裸的说出,我对你没感觉只是把你当好朋友,柴玉郎虽表面坚强,但是分别后心底已经到了崩溃的边缘,从没有恋爱过的柴玉郎第一次感受到爱的痛苦了。

    在山上,柴玉郎把自己全部的热情都用在了种植自己的果树和药材上,每天天不亮就上山,用自己的宝贝金斗盛水浇灌果树和药材,把村里的土嘎啦苹果的果山全部转包过来,苹果和药材扩大种植面积,还从南方引进木瓜种植,有神水助力,什么品种的果树都能在关中这里的地理环境存活生长。到了晚上也不愿意下山,有些只有晚上干的活就每晚在山上干到天亮,柴玉郎用最好的葡萄酒勾兑的神水浇灌出的苹果的品质又有了提高,在市场上已经到了一果难求的地步了。柴玉郎还天才的想到,既然果酒能够对果树起到催化改良的作用,那白酒是不是对药材也有相同的作用呢,很多药材不是泡酒以后就可以发挥很强的药效,自己直接拿白酒勾兑神水浇灌,那自己的药材出来就应该有非凡的效果。想到柴玉郎就动手去做,就算不成功,自己的药材种植也没有什么损失,本来就是实验性质的,接着柴玉郎就把自己所有的药材全部用白酒勾兑的神水浇灌了一遍。药材这个东西不比水果,效果立马可以知道,那些看上去的花花草草浇灌后看上去还是花花草草,不知道那些最为药材使用的根,茎,叶到底变化了没有,柴玉郎也不管,就这么养着,到收获的时候再找一个懂行的人看一下就是。

    柴玉郎山上遥望,村里的小学还是静静的卧在村头,现在的胡可应该已经放学了吧,她一个人在忙什么呢,这么久了自己怎么还天天要情不自禁的想到胡可呢,真的就是应了那句老话,爱之越深痛得越久吧。可能也是感觉到柴玉郎心情的变化,胡可也是再没有联系柴玉郎,她有时也会看看村后的果山,想想现在的柴玉郎是不是在山上忙活呢,胡可心里也不禁诧异,以前都没觉得两人有什么交集,会这么的在意起柴玉郎呢,以前就是普通的朋友关系,但是那次说穿了以后吗,自己怎么有时也会关心起柴玉郎了,可能自己的心底深处可能也已经喜欢上这个有点小帅,有点调皮有点小色的柴玉郎了,只是自己已经有一个男朋友,才没办法接受柴玉郎的关爱吧。

    山上的柴玉郎有太多的感情需要宣泄,天天练起了功夫,本来关中地区民风强悍,解放前可都是出悍匪的地方,每个村中都有人练一些乡野的土拳,没什么招式,但却也不是花架子上场打架这些简单的狡猾的招式往往很是管用,柴玉郎也是从小跟着村民比划着长大,什么土拳王八拳五行拳,十二路弹腿都有玩着学过,现在无事需要发泄,没事就在天天山上狂练来发泄自己的精力。说也奇怪,柴玉郎本来的功夫根基很差,纯粹就是花拳绣腿没什么威力的,但是现在练起来却是虎虎生威,劲道十足,速度力量都有了质的飞跃,打出的拳踢出的腿都是淋漓无比,锋芒毕露,现在就是十几个大汉一起上柴玉郎也能把他们全部放倒。柴玉郎自己都是吃惊,难道这也是自己天天喝宝贝铁斗冰镇的神水的缘故吗,想想也是,果树都有这么大的变化,自己天天喝身体肯定也是有很大的变化,就这样柴玉郎也是越练越有味道,越练越厉害了。

    这时山下走上来两个人,柴玉郎现在的眼力也是越来越好,远远的就看清楚原来是曾黎带着廖狗蛋来找自己了。柴玉郎忙放下手中的工作,赶了过去。现在已经是深秋季节,曾黎穿着一款拼接真皮袖的呢子棒球服,下穿皮裤,还是一副假小子的劲爽打扮,头发还是很短,也不化妆素面朝天。还好还算天生丽质,五官秀气,不然哪个男人看见曾黎这个中性美女,都要躲得远远的。柴玉郎不禁又瞟了瞟曾黎的平胸,调侃她说道:“曾黎帅哥,什么风把你吹来了,是不是知道我这里已经种上不少丰胸的大木瓜,闻到香气就跑过来了。”

    曾黎看见柴玉郎那不还好意的眼光在自己的身上乱串,七九不打一处出来,这个流氓还真是本性难 -->>
本章未完,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
上一章 目录 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