关灯
护眼
字体:

336.南铮VS顾七七(3)

首页书架加入书签返回目录
    顾七七惊得差点从沙发上摔下来。

    南铮怎么会出现在这里?

    他是什么时候来的髹?

    他到底听到了多少蠹?

    脑子里,全是一个一个没有答案的问题,顾七七已经完全不知道自己是个什么表情。

    “南铮。”林峰有些戒备地盯着眼前穿着光线,气场强大的人,下意识地将顾七七护在了身后。

    上一次,他就已经让顾七七被南铮带走了一次,这一次,他绝对不会再允许那样的事情发生。

    南铮双眸扫过眼前的两人,唇角微微勾起,露出一个冰冷无情的笑来,“我亲爱的妻子,看来,你又忘了我说过的话了,让我想想,我该怎么惩罚你才好呢。”

    “南铮,你到底想要做什么?!”林峰愤怒地瞪着南铮,双眸中几乎要喷出火来。

    南铮冷哼一声,表情森然,语气却是云淡风轻得很,“我要做什么?这句话,应该是我问你吧,林先生,你到底要做什么呢?”

    “我——”

    “顾七七是我南铮的妻子,你三番两次的缠着我老婆,到底要做什么呢?啧啧,顾家是家大业大,林先生想攀上顾家,当上总统阁下的妹夫,也是无可厚非,但你似乎是忘了,顾七七已经是结了婚的人。”

    “我……”

    “林先生,我想请你记住,想要高攀,也要看看自己到底有几斤几两,麻雀就算是飞上了枝头,也变不了凤凰,你林峰就算是攀上了顾家,也改变不了你这一身的土气。”

    他越说越过分,越说越刻薄,别说是林峰,就是顾七七听着,也觉得这些话分外刺耳。

    “够了!”顾七七突然大叫了一声,打断了南铮的话。

    两人转过头看着她。

    顾七七气得一张脸涨得通红,浑身颤抖,她再也忍不住地对着南铮大喊大叫:“南铮!你又是什么东西,你有什么资格这么说林峰!你也不过是仗着南家的权势耀武扬威罢了,有什么资格看不起别人!”

    全场安静。

    南铮狠狠地瞪着她,像是要用眼神在她身上挖几个窟窿出来才罢休,然后,他露出一个狰狞无比的笑容,“顾七七,你知道你是在和谁说话吗?”

    顾七七挺胸抬头毫不示弱地与他对视,“我有说错什么吗?你知道你刚才的样子像什么吗?你就像一个被嫉妒冲昏了头脑的跳梁小丑,连我都看不起你!”

    “很好!”南铮咬牙切齿,突然又故技重施,用力地将顾七七拽到自己的面前,五指收拢,一下就在她细嫩的手腕上留下一圈乌青——

    “顾七七,你是在找死!”

    “放开我!”顾七七奋力挣扎,“你除了用使用暴力以外,还有别的本事吗?”

    “你——”南铮气得抬起了手,眼看一巴掌就要落下去。

    顾七七却倔强地不躲不避,“你想打我吗?那你就打啊!让大家都看看,南家的小少爷,是个只会打女人的孬种!”

    南铮气得笑了,抬起的手慢慢放下来,抓着她的另一只手却越发用力,将她拽到自己的面前,在她耳边一字一顿,“我不打你,我自有别的办法惩罚你!”

    说完,不等顾七七的反应,突然低下头,薄唇准确地找到顾七七红润的樱唇,重重地就吻了下去。

    “唔……”顾七七瞪大眼睛,唇上传来的温度让她瞬间失神。

    但紧接着,唇上袭来一股刺痛,淡淡的血腥味在交缠的口腔里化开,顾七七回过什么,用力挣扎——

    却哪里会是南铮的对手,挣扎的力道,不过是更加激起了南铮的暴虐因子罢了。

    与其说是一个吻,还不如说是一个单方面的施暴。

    南铮的力道极大,牙齿重重地咬着她的丁香小舌,双手紧紧地固定着她的身形,像是要把她掐变形一般,舌头仿佛化作了利刃,用力地在顾七七的嘴里搅拌,吸得她整个口腔都痛得有些麻了。

    这是两人在清醒状态下的第一个吻。

    也是第一个完全不像是吻的吻。

    顾七七的体力有限,挣扎了几下便没了力气,软绵绵地任由南铮为所欲为。

    不知道从什么时候开始,这个吻却已经有些变了味道。

    南铮睁着的双眼里闪过一丝讶异,随即如同沉沦一般闭上了眼睛。

    这个吻,虽然一开始只是为了惩罚顾七七,但意外的,滋味很甜美。

    顾七七的身上有一股不同于黎洛的青草的味道,她就像是在阳光下茁壮成长的一颗小树苗,或许不起眼,但是,当你靠近以后,才发现那味道出奇的好闻。

    南铮的力道慢慢松了下来,唇舌本能地找到顾七七的小舌,极具缠绵地挑逗,嘻戏,竟有些舍不得放手。

    直到——

    “砰!”一个拳头大力地砸到南铮的脸上。

    南铮猛然被打这么一下,痛得他有些眼花,下意识地就松开了钳制着顾七七的力道,而一个眨眼间,顾七七已经被林峰一把拽到了他的身后,严密地保护了起来。

    南铮伸出手抹了一下自己的嘴角,那里似乎有些肿了,痛得不行。

    他气极,想也不想地就抡起拳头砸过去,和林峰打斗在了一起,顿时,咖啡屋里响起一连串的尖叫。

    南铮虽然是个每天坐办公室的医生,但南家的孩子又怎么会弱,从小就接受一系列的格斗训练,身手绝对不差。

    而林峰作为考古队的一员,常年在山野和墓底下工作,干的很多都是力气活,天天扛着昂贵笨重的设备爬坡上坎,就算是个白斩鸡,这么多年,也都练出来了。

    两人实力相当,打得难解难分,顾七七早就吓傻了,不知道该怎么办,只着急地在一边跺脚。

    两个男人你给我一拳,我给你一掌,周围的桌椅板凳哗啦啦地全被他们给掀翻了,没过多久,两人都挂了彩,却谁都不愿意退让。

    不知道是谁机智地报了警,警察很快赶来,总算是将缠斗在一起的两人给分开了。

    分开的时候,两个高大帅气的男人,都已是狼狈无比。

    南铮的西装被扯烂了,额头和嘴角都冒起了一个大包,被发胶定了型的帅气的发型也乱得像一个鸡窝,身上被衣服挡住的地方应该还有别的伤,他甚至被椅子砸到,伤得不轻。

    而林峰的情况也比他好不了多少,脸上挂的彩比南铮还严重,花花绿绿的一片,衬衫的扣子崩掉了好几颗,露出的胸口处还有一道长长的,被南铮抓出来的抓痕。

    两人的身份都不是一个小派出所的民警所能惹得起的,将两人劝开以后,甚至连笔录都没做,直接送去了医院,深怕这俩人伤着了哪里。

    一个是南家的三少爷,一个是顾家顾明轩的得意弟子,这后台是一个比一个高,民警根本就没胆子像对待普通斗殴一样的将两人关起来,再通知家属拿钱赎人。

    顾七七迷迷糊糊中,也被一起带到了医院,好半天才醒悟过来刚刚发生了什么事,等她回过神时,南铮和林峰两人都已被各自送去包扎伤口去了。

    心,一下子就忐忑起来。

    这时,一个护士从另一边跑过来,大声问道:“请问谁是林峰的家属?”

    顾七七忙站起来,“我,我是他的朋友,请问他是不是伤得很重啊?”

    护士看了顾七七一眼,正色道:“林先生的伤实际上并不严重,只是一些软组织挫伤,不过——”

    “不过什么?”顾七七紧张地问道。

    “不过,林先生的眼睛不太好,有过视网膜脱落的历史,这次有可能会造成视网膜再一次脱落,但具体也要等检查结果出来以后再看详细情况,也有可能不会出现那样的情况。不过你既然是他的朋友,可能要做好通知家属的准备,他的眼睛,情况实在不是很好……”

    护士的话像是被自动按了重播键一般,一遍一遍地在顾七七的脑海里回想,她脱离地跌回椅子上,只觉得时间过得十分的漫长。

    不过是眨眼之间,事情就发生了天翻地覆的变化,好像上一秒她还在和林峰有说有笑地聊天,下一秒他却进了医院,而且眼睛出现危机。

    如果因为这件事,让林峰失去了视力,那她,是不是个罪大恶极的罪人?

    是她没有处理好和南铮的关系,所以才会出现今天的局面。

    是她,害得林峰出现这样随时都有可能失去视觉的危险。

    一切,都是她的错……

    不知道在走廊上坐了多久,久到整个身子都麻了,没有知觉了,刚刚来通知她的那名护士才又走过来,对她说道:“小姐,你也不用担心了,林先生的检查结果出来了,视网膜没事,不过为了以防万一,还是要做一个矫正手术,没有危险。可以的话,现在就可以签字。”

    还好……

    顾七七一颗吊起来的心总算是落回了原位,赶紧签了字,去缴了费,看着林峰被推进手术室,心里实在是乱成了一锅粥。

    刚刚将林峰送进了手术室,又过来另外一个护士:“请问谁是南铮的家属?他失血有点多,需要输血!”

    有那么一瞬间,顾七七几乎以为自己听错了。

    南铮受伤了,失血过多,要马上输血?!

    这怎么可能呢,自己是看着他和林峰打斗在一起的,除了一些表面上的拳脚造成的小伤,不可能会失血过多啊!

    在警察来的时候,他还站得笔直,脸色无异,完全看不出受了重伤的样子。

    医院该不会是弄错了吧?!

    “护士小姐,你,你不会是弄错了吧?你说南铮失血过多的事,是弄错认了吧?”顾七七深吸一口气,打起精神,语气里带着小心翼翼的试探。

    护士看了她一眼,大概是看她气质不凡穿着高雅,本来没耐心回答她的问题的,倒是生生挤出一个还算和善的微笑来,“这么大的事,医院不会有错的,病人确实是叫南铮,请问小姐你是……?”

    “我……我是南铮的妻子,他没事吧?很严重吗?”纵使再不愿意承认,但她和南铮还是夫妻关系却是事实,容不得她不承认。

    “他大腿动脉被生锈的锐器刺穿,铁锈被带进体内,引起伤口发炎,失血也过多,既然你是他的家属,就过来签个字,将手续办了吧。”护士说着,将抱在怀里的文件夹递了过来。

    顾七七心乱如麻地签了字,脑子里是一坨坨黏稠的浆糊,已经没办法思考任何的事情。

    这件事来得太过于突然,她完全没有心理准备。

    前一刻还在为林峰担心着,希望林峰的眼睛不要出什么问题,而这一刻,对于林峰的担忧,似乎一瞬间就被霸道地从脑子里抽离开来,满心想的,都是南铮的伤势。

    南铮,这个名字,对于顾七七来说,就像是一个魔咒一般。

    日本著名阴阳师安倍晴明说过:世界上最短的咒语是一个人的名字。

    顾七七在此时深有体会。

    她猛然想起,刚刚那个咖啡屋,虽然环境不错,但是由于装修了有些年份了,卡座之间用来隔开的栏杆油漆都有些掉了,露出了里面生锈的金属,而南铮又和林峰在那里打了一架——

    兴许南铮的腿就是那样伤的,只是那时候看着是南铮略胜一筹,林峰被压着打,所以,大家都忽略了。

    他会没事的吧?

    不过一个小时以内,林峰和南铮都进了手术室,顾七七坐在空荡的走廊上,麻木地看着来来去去忙碌着的医护人员。

    一阵风从走廊尽头的窗口吹进来,吹起了她的裙角,却吹不走她满面的愁容。

    手机在这个时候不顾场合地嘶吼起来。

    顾七七麻木地接起,电话那头是王小莜有些兴奋的声音:“七七,七七!我告诉你一个好消息!蓝毅大神同意跟你合作啦!”

    原本是个振奋人心的消息,此刻对于她来说,也如同噪音一般——

    “哦。”她有气无力地答了一句。

    王小莜敏感地察觉到她情绪不高,担忧地问了一句:“七七,你怎么了,是不是出什么事了?”

    顾七七伸手在脸上抹了一把,稍微振作了一点精神,“没事,我在医院呢,没什么事的话就挂了吧,cos那边你做主就行了,不用再来问我。”

    “哦,那你自己注意一点啊,别太累着自己了。”知道顾七七此时情绪不高,王小莜也没多说什么,交代了两句以后,就挂了电话。

    顾七七深深地吐出一口浊气。

    这一天真是过得兵荒马乱,早知道会出这样的事,她就不该答应林峰出来见面的。

    等了大约一个多小时,林峰率先被推出手术室,还好只是虚惊一场,他的眼睛没事,对视力也没造成影响,不过医生嘱咐,再也不能进行剧烈运动,否则视网膜迟早保不住。

    顾七七连连答应着,这才想起两人醒来可能要吃点东西,在细细询问了医生有无忌口的注意事项以后,这才收拾心情出了医院大门。

    斜对面就有一个餐馆,做的大多是医院的生意,顾七七买了两份白粥和两袋水果,心不在焉地往回走,突然一个没注意,肩膀一痛,就和一个高大的男人撞到了一起。

    “对不起对不起,你没事吧?”男人好听的声音自头顶响起,顾七七感觉自己被一双温热的大手给握住了。

    她下意识地抬起头,那是一张五官十分俊朗的脸,顾七七只觉得眼前的人似乎有些眼熟,不过由于她本就心烦意乱,所以也并未多想,从男人的大手中挣脱了出来。

    “我没事,谢谢。”

    手上的两碗白粥洒出来了一些,粘在手指上,黏糊糊的看着有点恶心,另一只手上的水果倒是安然无恙。

    顾七七不想再横生枝节,想着回去重新买两份就好了,抬腿正想走,却被那个男人一把抓住了手腕——

    “小姐,你的粥洒了,为了表示我的歉意,我去买两碗赔给你吧。”

    对方这样说,倒是让顾七七有点不好意思了,连忙摆手道:“不用,也不是什么值钱的东西……”

    “没关系,这是我应该的。”话还没说完,就被眼前的英俊男人打断,男人不由分说地牵着她的手,重新走回顾七七刚刚买粥的那家店里,买了两份一模一样的粥。

    “这,不太好吧?”顾七七看着面前那两碗热气腾腾的粥,心里就更加不好意思了。

    明明是她走路的时候走神,不小心撞到了人,反倒要对方重新买东西来赔给她。

    “也不是什么值钱的东西,本来就该赔给你,小姐我看你是来医院照顾病人的吧?那我就不打搅你了,快去吧,别让病人久等。”男人温柔而阳光地冲她笑着,挥了挥手示意她离开。

    顾七七原本烦躁荒芜的心因为一个陌生人的体贴而奇迹般地被安抚了下来。

    她勾起嘴角,对着对方微微一笑,“那我便走了,谢谢你。”

    男人点点头,“我们还会见面的。”

    顾七七没去想这话里的深意,拎着手里的东西就朝着医院的方向走去。

    林峰已经醒来了,眼睛上缠着纱布,手背上打着点滴,因为眼睛暂时看不见,只能靠声音来辨别一些东西。

    “是七七来了吗?”他半躺在病床上,脸色受伤的地方已经包了纱布,加上眼睛上的纱布,让他整张脸几乎都全部被遮起来了。

    顾七七忙走进屋,将买回来的东西放到柜子上,关切地问:“林峰,你感觉怎么样?眼睛……还好吗?”

    林峰微微一笑,却扯到了嘴角的伤口,让他的笑意看起来有些奇怪,“没事,只是刚做完手术,要过段时间才能拆纱布,暂时性的看不见而已。”

    “对不起,我不知道南铮他会突然出现,我……”

    “好了。”林峰温柔而坚定地打断顾七七的话,“不是你的错,为什么要说对不起,说起来也是我自己冲动了,明明眼睛就不好,还想要扮演救美的英雄,结果英雄没扮成,倒成了狗熊了,哈哈。”

    顾七七抿着唇,看着林峰为了哄自己开心而自嘲,故意做出滑稽的动作,心里,没来由的又乱了起来。

    空气陷入了安静。

    林峰有些敏感地歪了歪头,那么高大挺拔的一个男人,此刻奄奄地躺在病床上却给人一种无助的感觉——

    “怎么不说话了?”

    顾七七回过神来,手忙脚乱地将粥端到林峰的面前,“你饿了吧?我给你买了一盒粥,我问过医生了,你可以吃一些清淡的食物,要不要用一些?”

    林峰点点头,将身子撑起来了一些,“好啊,还真有点饿了。”

    顾七七将病床上的小桌子摇起来,把粥放上去,正准备把勺子递过去的时候,猛然想起林峰现在是看不见的——

    看不见,要怎么进食?

    似乎是感应到顾七七的心里所想,林峰坦然一笑,淡淡说道:“我现在眼睛看不见,恐怕要麻烦你喂我一下了,你应该不介意吧?”

    “不,不介意……”顾七七慌乱地否认,拿着勺子的手却是一僵。

    喂一个人吃饭,应该是亲密无比的人之间才会做的事情吧?

    她和林峰,好像还没到那个份上。

    可是……

    林峰现在眼睛看不见,自己不照顾他,又有谁来照顾他呢?

    听说他的父母常年在各个国家飞行,恐怕现在根本就不在国内,就算是二老在国内,恐怕林峰也不愿意让他们知道他的事吧?

    顾七七皱着眉摇了摇头。

    顾七七,你想什么呢?

    林峰是因为你才受伤的,你理应照顾他!

    他现在只是一个病人而已,你何必想那么多呢?

    给自己做足了思想工作以后,顾七七咬了咬牙,端起小桌子上的热粥,舀了一勺子,递到林峰的嘴边,“吃吧。”

    林峰也不客气,干脆地张了嘴,将勺子里的粥尽数吞下了肚中。

    顾七七又舀了一勺,林峰继续吞下。

    两人之间没有语言,却,萦绕着一股淡淡的暧昧之感来。

    南铮被送到病房的时候,第一眼就看到了里面的情形,不知为何,心里暮然一痛,紧接着,便是浓浓的怒意!

    “你们在干什么?”虽然刚刚才失血过多,从手术室下来... -->>
本章未完,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
上一章目录下一页